面對面——楊穎賢:保育故事說不完

  楊穎賢(Winnie)的Title:新世界發展有限公司文物項目主管。負責項目:「皇都戲院」保育計劃。

  見Winnie那一天,她當上導賞員,帶我們到皇都戲院內參觀(改裝的桌球室,早已人去樓空),又上天台看「飛拱」桁架建築。大家在桁架下拍照。其後Winnie傳來一張照片,說:「看來我不像在工作吧!」我們在「飛拱」前「打卡」留念,Winnie返工「打卡」,理所當然。

  Winnie加入保育工作前:「做記者,寫的正是舊時香港,舊時建築故事。香港舊建築物故事,長寫長有。」講建築,自然會有人的故事。

  唸完港大碩士Conservation課程,Winnie加入保育行列:「把大澳水警警局改建成文物酒店,要保持原貌。工程方面自有專業人士負責,但怎樣conserve這硬件呢。一九○二年建成的警局,就是有宿舍讓水警居住的。一直以來,村民與駐守當地的水警關係密切。我們conserve the building,也要conserve the place。當這間警局改建成文物酒店,希望當地居民認同我們所做的一切。酒店是與村民有關的,酒店請人,優先考慮請當地人。」

  Winnie說有光顧酒店的遊客在大澳問路,村民「教」他們怎樣「行去酒店」:「Word of mouth,口碑,比甚麼宣傳都更有效。」把大澳文物酒店故事,書寫下來,說歷史,講的是人間有情故事。文物酒店獲得UNESCO文物古蹟保護獎,實至名歸。

  大澳文物酒店,讓Winnie明白:「一項保育行動,硬件與軟件該同步進行。把文物價值呈現出來,不是把它們放到博物館裏,而是要活化。可以的話,preserve the place。」

  到外地旅遊,吸引我們的多是保存得好的「舊城區」,Winnie說「澳門的舊城區」,保留得不錯。香港一些舊區建築,可以的話,也該原汁原味保留下來。

  Winnie有參與「大館」保育工作:「那是cluster conservation,在boundary wall內的保育,規模多,卻易於處理。」

  小提琴家Isaac Stern一九五三年在皇都戲院(那時叫璇宮戲院)拉奏古典樂章。二○二六年皇都回復原貌,第一位應邀表演的藝術家會是誰呢?(或第一套放映的電影會是哪一套呢?)

  後記

  Winnie正在整理與皇都有關的故事:「有位曾在皇都工作,現已移居海外的長者,與在香港的兒子談到皇都日子,一切歷歷在目。這樣的口述歷史,值得保留下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