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孫韶宏:一百個人的故事

  孫韶宏(Sunny)最近搬「家」了。他的「家」,是一個新的工作間:studio設備齊全,電腦、攝影器材,都是與時並進的「硬件」,好使好用。

  Sunny負責做「網絡短片廣告」,他既是導演,又是攝影師、設計師。Sunny說:「每個project,流程都要計算清楚,既要符合客戶client的要求,也得過我這一關,怎樣把要想sell的product包裝得體,呈現出來。」「產品」要有artistic touch,是Sunny的底線。

  七年前到過天津,看過舊城區、鼓樓、文化街,順道走上Sunny的工作間,看他的攝影作品。那天晚上,聚在他studio的朋友可多,大家都叫他「虎哥」。Sunny外表溫文,一點不見威猛,為甚麼叫「虎哥」呢。

  Sunny的解釋:「我是屬鼠的,不過膽子不算小。看過劉德華的電影《阿虎》,很喜歡。我也可以叫自己阿虎的呀。」

  Sunny選擇疫情持續期間搬「家」,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原本的studio地方不夠用,發展業務,需要大一點地方。」

  Sunny說:「疫情剛開始,我們的生意是有受影響。不過,有等廣告,在此時刻推出,很受歡迎。舉個例,快餐、送外賣廣告,不回老家過年的人,仍需要消費,仍要找東西吃的呀。」

  喜歡拍攝的Sunny,「自幼便愛觀察人和事」,又「愛用攝影機把所見所聞拍下來」:「我在工作上賺了點錢,當然開心。要是我能為這個城市的人做點甚麼,才是值得引以為傲的『成就』。」

  Sunny坐言起行,開始他的《城記》:「幾年來,我訪問了一百多人。每個訪問二十分鐘。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軌跡,有他/她值得與別人分享的心底話。他/她們在自己工作都有成績可言。」

  《城記》訪問不同行業人士,有音樂人、攝影師、生意人、文化人、專業人士。他/她們各有不同經歷,不同故事。對着鏡頭,都能「有碗話碗,有碟話碟」。

  Sunny把二十分鐘的錄影,剪輯成五分鐘的濃縮版:「五分鐘足夠了。」

  導演的話錯不了,拍廣告,一分鐘,有時候已嫌太長。《城記》五分鐘,一個人的獨白,經Sunny梳理出來,很能打動人:「Feedback很好,能夠引起共鳴。一百個人,一百種聲音。」看來,《城記》會繼續拍下去的。

  要是Sunny那一天來點新意思:找來不同界別的人,來一個二人對話,三人對談,那cross-over,自會擦出火花來。」

  後記

  Sunny傳來一張他新工作間的照片。人在街上,夜闌人靜拍下來的。大廈辦公室的燈都關了,只有他的studio仍是燈火通明。老虎的眼睛,在黑暗中發光。「虎哥」的studio仍有光芒,是Sunny有此習慣,喜歡晚間留在studio工作而已。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