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王沛:愛馬者言

  王沛Eric是有線18台總監,他讓我看的幾張照片,都是與馬合照的。Eric說:「不是因為我負責的18台,講賽馬,我才傳與馬一起的照片給你,我是自幼年開始,就喜歡馬,十一二歲就在大嶼山騎馬。」

  Eric到日本,在社台牧馬,與「龍王」拍照留念。這匹馬,大有來頭,曾兩度贏得香港短途錦標,二○一三年勝出高松宮紀念賽,成為JRA賞的日本馬王。

  Eric從愛馬到養馬,到有線做18台總監,細說從前:「十多年前,我曾幫鄭生管理旗下馬匹。後來,鄭生投資有線,知道我的賽馬、養馬理念,適合負責賽馬節目,遂找我出任總監一職。」

  Eric說到大學讀一個學位,總有唸完的一天。四年、五年,甚至六年、七年,double degree也唸完了。但「賽馬是一個讀不完的學位。讀大學有課程大綱,研究賽馬講數據,賽馬ABC可分十類:賽績、晨操狀態、練馬師、騎師、檔位、跑道、賠率、場地、血統、評分。」

  還有,每年都有新馬加入競賽,那些資料,要不斷update。數據多了,還要分析,其中的variables太多了。看來,「賽馬學」這一科,不易讀,不好讀。

  Eric說18台是幫我們讀好這一科,把有關分析、心得向市民提供:「我們所講的『原創,革新,更用心』,不是口號,而是我們會做之事。」

  都說賣花讚花香,但Eric不是賣花,他也不是負責拍賣馬匹工作,他不過是負責向市民提供客觀資訊,選擇權(賽馬日,買那匹馬會勝出)仍在市民手上的。

  Eric說自己「沒有入錯行」:「我一直都是做自己喜歡的事。我愛旅行,加入旅行社。我愛馬,除了帶隊到澳洲看賽馬,還加入育馬行業,那是要專業知識的。我喜歡馬到一地步,我坐上馬背,馬是知道我懂牠的呢。」

  說得有點玄妙,Eric愛馬,是到了「無馬不歡」地步了。

  Eric養馬,是從養幼馬開始:「二○一一年,在紐西蘭養參與賽事馬匹,第一隻在紐西蘭拍賣場購買的馬匹,五萬紐幣。」

  「賽馬是一項運動,有益身心活動。在日本,我看到一家大小都會到馬場看賽馬。賽馬文化,該與時並進。」

  Eric說的「創造共享價值」(creating shared value CSV),希望不是空話一句。

後記

  Eric喜歡馬,喜歡馬的速度感:「我也享受開跑車,去兜風。不過,我不開快車了。我會開車到沙灘曬太陽。」

  「說起賽馬,不得不讚馬會,疫情持續,馬照跑,一切如常(當然,做足安全措施)。」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