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同理心說起》

  曾琬淋(Amy)寫《何以愛物》,前後花了四年。她說:「我有全職工作,期間又寫了一本関於粵語的書、書名是《香港粵語基本句尾詞》。所以不能說四年來,每天都在寫愛護動物。」

  Amy提出一個問題:「世界如此紛亂,現在是關心動物的合適時候嗎?」

  這是個沒有說服力的藉口,Amy說:「即使世界很混亂(疫情持續),天災人禍,我們就不做正確之事,抑壓同情心?」

  Amy透過對話,提出愛護動物的理據:「我自小就愛護動物,但又會在想,我們養寵物,是真的因為我們愛牠們,還是一種『消費』行為。寫《何以愛物》,是想為動物福祉、社會道德出一分力。」

  問:「你的愛動物信念,指的是甚麼?」

  「了解、尊重、愛護。」Amy的回應:「我們應該明白,人類是大自然的一部份,而不是神或主人。我們該用謙虛的態度,嘗試認識動物,並將心比己,便能知道甚麼是合適的方式對待牠們,與牠們共存。」

  Empathy,同理心。這句話,說得容易:「我們有時候被教導成對動物痛苦不聞不問,眼不見為乾淨。」

  「君子遠庖廚,是否足夠?」Amy與我們探討這具爭議課題:「現代人可以選擇人道屠宰,或者選擇不吃或少吃肉食,而不再只能遠庖廚。」「如果你必須親手屠宰自己食用的動物,你還會繼續吃肉嗎?」

  有研究指出,在屠房工作的人,對心理健康會有負面影響。Amy說:「我們也需要關心他們。」

  另一個問題:「植物同樣是生命,吃肉或吃素有甚麼區別?」

  「有時素食者會被吃肉者認為是偽善,因為吃素也是吃生命——植物生命。素食者沒有道德高地。」Amy的觀察:「大部份人,包括吃肉者,都不忍心看着一隻活豬或活牛變成豬柳和牛排的整個過程。我卻從未遇見一個人說他觀看採摘蔬果的過程,或者覺得切割水果很噁心。」

  Amy的解釋,很具說服力。

  對Amy說:「你這本《何以愛物》,內容太豐富了。可以的話,寫個簡潔本,多加插圖,讓小朋友都看得明白。愛護動物,尊重生命,由小做起,多好呢。」

  Amy的回應:「讓我想想。現在這本書,適合中學生。要是此書能激發他們去思考,哪怕只是一點點,也是好事。」

後記

  Amy說出她的人生取向:平淡就好。

  「我剛開始生態攝影。希望日後透過我拍攝下來的圖片,向大家展示大自然之美及其神奇之處。」

  在《何以愛物》最後一章,Amy問大家一個問題:每個人需要作出一個選擇——想成為一個支持弱肉強食,助糾為虐的人,還是一個關顧周邊人事物,有同情心的人?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