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安靜:感性.理性

  與安靜(Annie)展開對話前,先找來她的最新著作《心的痛‧身體都知道》(Your Body Tells Where Your Heart Hurts),看了一遍。Annie安靜說的是心理輔導與治療的個案,卻讓我想起Jane Austen(珍‧奧斯汀)的小說《Sense and Sensibility》(理性與感性)。

  Annie談及她的個案,是理性的處理。談到個人經歷、人生體驗,是感性的真情流露。小說家珍‧奧斯汀寫出人生面貌:理性去面對人生課題,人可愛之處,是有感性一面。

  Annie可以很冷靜幫助來尋求輔導的人。來到生活層面,她就讓自己隨着感覺而活,隨着狀態走,自由得很。

  Annie說:「我們可以從榮格Carl Jung開始說起的。Freud、Breuer、Jung,均早已認知到,身體的反應,甚至某些症狀,是潛意識用來表達心理困擾的一種方式,這些表達,都具象徵意義。」

  Annie給我上了一課:「有個案主,每當面對難以忍受的處境時,他一吞嚥就痙攣不止,他嚥不去。另一案主面臨心理壓力,就會氣喘,呼吸窘逼。亦有人會腿部麻痹,沒法走路,走不下去了。有一吃就吐,他消化不了。」

  Annie對症下藥,給予案主恰當輔導。問:「全心投入輔導一個人,一天下來,會很疲累的。」

  Annie回應:「每位認真對待自己生命與責任的朋友,都會這樣。說到疲累,的確如此。這也是我的弱點,我一直努力調整,讓身心有足夠休息。」

  治療師要「充電」的,Annie選擇到不丹(Bhutan):「上一趟去不丹,是疫情來襲前的二○一九年冬天,是去為香港祈福。在那裏生活的人,笑起來,發光發亮,開心快樂。讓我明白:生活可以那麼簡單,沒有機心的人生,是那麼的幸福。平凡,原來竟是那麼好的。」

  Annie的體悟:「心理治療,很多時,都來自當事人的一份智慧和領悟。」

  「療瘉,不止是技術,而是愛與關懷」,Annie用心用力去幫案主,感到疲累,可以理解的,而她是可以讓人信賴的。在著作有這一句:「心理治療師像是一個保管箱,讓人放心存放秘密。」

  有「病人」認為心理治療師不會有「軟弱無助時刻」,「那當然不是真的。」Annie說那一年冬天,身在捷克,她在沒有暖氣的汽車上被困多個小時:「當你在瀕死的邊緣,生命的力量,其實都會專注於維持一秒的呼吸。」

  活下來,才知道生命可貴。而每個前來求助的「病人」,都需要輔導,幫助的。

  後記

  Annie說自己是「修行者」,讓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每個人,都有不同的人生。幫人,其實也幫到自己。」

  Annie寫不丹之旅,筆觸感性。寫工作,則情理兼備。Annie說「工作態度是很踏實的,不過,工作內容,對一般人來說,不易理解罷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