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蘇玉華:與角色做朋友

  蘇玉華(Louisa)「朋友」可多,她說:「我每次接到一個新劇本,對在舞台上扮演的角色,我都有好大的好奇心,怎樣去認識她,與她做朋友。」

  「上一趟與導演毛俊輝Fredric合作,是十五年前的《傾城之戀》。這一次,《往大馬士革之路》(Road to Damascus),是毛Sir一直想導的戲。」Strindberg(史特林堡)的劇作,不易導,角色,不易演。

  毛Sir肯導,Louisa當然肯演。她就是想與女主角「婦人」(Lady)做朋友:「每一趟扮演一個新角色,Moment of curiosty,讓我好好的去理解她,非常大的挑戰。」

  Louisa說做演員的樂趣,詮釋角色,如何進入狀態,讓角色「活」起來,很考工夫:「我對角色的了解,與導演往往不一樣。大家一起討論,怎樣演繹才好。」

  劇作家史特林堡一百年前的作品,如今來看,仍具意義。Louisa說「婦人是走在時代尖端,她反叛,思想前衞。」

  演員有演員的看法,導演有導演的,經過磨合,還是以導演的為準。那天晚上,演出前,在劇院大堂,見到滿臉笑容的毛Sir,氣定神閒。看「導演的話」,毛Sir道出他導演《往大馬士革之路》的本意:「在被外在的物質世界大力操控的今天,演繹一部探討人內在的自我價值,祈願尋求一個更美好的世界,作為本人回饋社會的感恩之作。」

  Louisa演「婦人」角色,一如毛Sir的演繹,「少一份哀傷,多一份盼望」。而又如Louisa所言,她是「豐富了這個」與她成了朋友的角色。

  儘管Louisa在舞台上演過無數角色,她仍有此能耐,「保持對角色的新鮮感。」

  對Louisa說:「在Broadway看過不少經典名劇musical,舞台佈景、音樂,都很好。就是有演員,可能出場場數,演得多了,演來不見神采,在交行貨呢。」

  Louisa的回應:「每次演出,對我來說,都是第一次,都有新鮮感,不會對角色生厭的。」

  在香港,舞台劇上演次數有限,只會嫌場數不夠,演員對自己扮演的角色,可捨不得那麼快,就要分手呢。

  後記

  談到與好友「分手」,Louisa提及三年計劃:Project Roundabout二○一七年成立,二○二○年的抗疫讀戲劇場《不日上演》,矚目之作,獲得劇評人特別表揚獎。「計劃結束,Project也得到此為止。」

  不過,Louisa的工作,並沒有停下來:「今年十一月,會到浸大兼職,與同學分享我的舞台經驗。」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