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申偉強:回到起點

  申偉強(Chris)在《往大馬士革之路》(Road to Damascus)飾演陌生男一角,他帶我們走上尋覓之路,尋找人生意義。這個角色,不像《等待果陀》(Waiting for Godot),男主角在舞台上乾等,而果陀是不會出現的。

  Chris說「陌生男」是「涵蓋了人的特質,人的一種品格all inclusive。」

  「我演的陌生男,代表不同的人,有着真實的人生面貌,有失敗,有成功。對愛情,有追求。」

  Chris演陌生男,演出層次來。導演毛俊輝把劇作家史特林堡August Strindberg的舞台劇作了刪減,仍能保存其神髓。史特林堡是「表現主義」戲劇的創始人,毛Sir說:「他以現實與夢境交融的手法描繪出社會現實中個人心靈的交戰,一則是強調人的『更新』重大意義。」

  「陌生男這個人,在上半場他處於一種游移不定狀態,到了下半場,他開始明白,自己該怎樣過餘下的人生。」

  開始時,Chris飾演的陌生人,在大街一角坐着,遇見婦人。展開人生探索之旅,也就是「往大馬士革」的旅程。聖經中的掃羅,在前往大馬士革之路,人生起了重大改變,其後成了保羅。劇作家史特林堡不是寫宗教故事,但寓意明顯不過:不管是往大馬士革,還是往別處走,我們總會有着不同的遭遇,不同的人生體悟。

  陌生人要是像等待果陀的男主角,在街角停下來,不肯離去,他的尋覓,將會失敗。Chris說:「來到下半場,陌生人仍是返回起初遇見婦人的街角。他走了一圈,返回原地,但他心態不同了,明白過來。返回起點,可以開始過踏實日子了。」

  Chris在舞台上,唸出來的對白,是說出心底話:「在瘋人院一幕,疑幻似真,那是陌生人的疑問,也是我們的疑問。到底甚麼是真,甚麼是假。」

  「在舞台上做戲,是給現代人看的。我扮演的角色,既有疏離效果,讓人覺得我在做戲。但我所演繹的人生,沒有時間限制,活在當下的人,一樣有共鳴。」

  陌生人有極多的台詞:「我們經過熱身,演員之間有了信任,大家可以跟着狀態走,擦出火花來。」

  「我們做演員的,演過若干場後,一起『成長』,演到某一場,我們會有默契。說:今晚一齊『玩』。可以演得更放了。」

  看Chris演陌生人那一晚,他開始「玩」了麼?

  後記

  Chris期待早日可以到西九參加舞台劇演出。一個劇,可演四至五個星期,到演出後期,進入狀態,可放開懷抱來演。

  「明年三月,有南韓劇《大象沉默》,在香港藝術中心壽臣劇院上演,我有份演一角色。」

  那好,明年三月見。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