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78%
  • 2022年6月28日 星期二

面對面——黃啟樂:有關長跑的……

  黃啟樂(Eric)談到二○二一年獲取全馬冠軍:「長跑,讓我學會堅持,逆風而跑,可不容易。重要的是,我要有策略的去跑,留着最後的衝刺力,衝最近終點的一百米。」
  翻看影片,Eric在進入運動場時,仍然有氣有力,從後趕上來,越超日本選手,奪得二○二一全馬冠軍。
  讓我想到作家村上春樹寫的《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作家跑馬拉松,不管輸贏,他享受的是跑步過程,一個人獨處的時刻。Eric同意作家的講法,特別是長跑之人,一定能夠「堅持」,才可以走上「長跑之路」。
  「其實,平日練習時,我們一班跑手,會跑得輕鬆,還可以欣賞沿途風景呢。」
  「這次參加全馬,用了半年準備。特別是最後一公里,是平路,要留力,作最後衝刺,這次比賽,我做到了。」
  談到跑步,Eric說:「中學時期,我跑四百米、八百米。大學時期轉長跑,今次是初次挑戰馬拉松。賽前,有信心爭取三甲。奪冠,是有點意想不到。」
  這次Eric跑出的時間是二小時三十一分十秒:「時間上仍有進步空間,不過,在天氣、道路、經驗等有利因素缺乏下,我已感到滿意了。」
  說起長跑,Eric說:「唸中學時有機會到美國交流,住在小鎮。從一個鎮到另外一個鎮相隔數十公里。在假日、周末,我便試着從居住的地方,跑去另一個鎮。跑着,跑着,跑出興趣來。」
  「長跑,非洲選手才是真正高手。他們的體格,適合長跑。生長環境,在高地帶,對長跑好手來說,是錦上添花,更有利。那裏的跑手,靠跑步脫貧。他們到世界各地參加馬拉松比賽,跑得好,得到的獎金也好。」
  Eric是為興趣而跑:「Enjoy running,就是那麼簡單。」
  「我是自資運動員。」Eric說他創立了一個跑會,Running Club,教跑步。
  「我中學時主修美術,不是體育。所以我懂得設計,Running Club的Logo,是由我設計的。」
  誰說喜歡藝術的學生,不可以成為長跑好手。小說家村上春樹可以參加國際馬拉松(雖然不會有機會獲獎)。Eric說他「正在爭取亞洲馬拉松錦標賽、亞洲半馬錦標賽及世界半馬錦標賽」。「不過,以上比賽是否成事,仍屬未知數。」
  即使這樣,Eric說他仍會繼續練習:「Get ready for the next match.」
  後記
  Eric說自己是「動靜皆宜」的。「長跑是我的興趣,但我也喜歡畫畫、看電影。」
  問Eric:「明年仍會參加全馬比賽?」
  Eric說:「可能不了。不過,不跑全馬,我仍會參賽,試跑半馬吧。」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