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80%
  • 2022年6月28日 星期二

面對面|苗苗:讀法律‧教法律

  迎接二○二二年,中大法學院副教授苗苗(Michelle)說:「我現在處在一個人生的新階段,我開始習慣從職業的角度定位自己,怎樣做一個優秀的法律學者。」
  在大學任教,有這樣的一種講法:publish or perish。講學之餘,還得不斷發表學術論文,才可以「生存」下去。對Michelle來說,發表學術文章,沒半點困難。她傳來的幾篇論文,《Replacing Death with life? …》《Risk, Populism and Criminal Law》(與John Pratt合寫),《Defining Death-Eligible Murder in China》,皆屬擲地有聲之作,就算我這位對犯罪學一無所知的門外漢,也看得津津有味。
  對Michelle說:「下學期要到中大,旁聽你講課。」
  這位深受學生愛戴的年輕學者回應爽快:「歡迎你來聽課。」
  說的可不是客套話。我是很想知道,Michelle如何深入淺出探討與法律有關的課題。
  說Michelle是「學霸」,不是因為她「高考」成績優異(她說中文作文考了個滿分),而是她視閱讀為人生樂事(唸小學時,她已把中國四大名著看了一遍)。她的改變,是到澳洲交流的那半年:「教學方式與內地大學不一樣,着重啟發。讓我懂得主動學習,從中得到更大樂趣。」
  從上海到美國,又從美國到英國,然後到香港工作。Michelle說:「我喜歡香港,熱鬧,大家可以向上奮鬥。學生能夠獨立思考,又具有批判精神。」
  問Michelle:「大學科目有那麼多,為甚麼對法律情有獨鍾?」
  「對我來說,法律是一個既神聖、莊嚴、艱澀,但同時又溫暖,且富有人性的學科,充滿神秘又矛盾性的魅力。」
  Michelle指出法律的重要:「它調節人與人之間,人與社會之間,人與國家之間的基本關係、利益以及權力和權利的問題。」
  看Michelle的論文,她能把問題梳理清楚。談到正義,讓我們想到在網上看過Micheal Sandel講:《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兩人論點不一樣,卻有異曲同工之妙。
  說到底,還是讀書好。Michelle說:「讀書最大樂趣在於挑戰既有的思維模式,獲得獨具一格又新穎的獨立思想。」
  期待二○二二年一月,去聽Michelle講與「正義」有關的課題。
  後記
  Michelle說她非常享受校園生活:「忙碌、愉快。」
  說「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並無誇大。Michelle說在沒有疫情的日子,「旅行幾乎就是工作的延伸。」看書,也是生活,工作呀。
  如今,「希望疫情平穩,能夠有更多機會做線下的學術交流合作和教學。」
  怎樣寫這篇《面對面》?Michelle的回應:「應該是最沒問題的個案,簡單直接。」
  好,寫好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