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86%
  • 2022年5月26日 星期四

面對面|劉祖農:心境尚天真 - 張灼祥

劉祖農(J.L.)在大學修讀物理及數學,畢業後教數理科,當主任、副校長。他喜歡課餘寫作,寫格律詩詞。《劉祖農詩文集》展示出他的才情來。

J.L.說:「我喜歡古詩詞,古詩詞因有平仄格律主管,所以節奏分明,音韻協調,起伏有致,且言簡意賅,一首四句之絕,已有起承轉合之妙。」

中國名山大川、歷史古跡,皆有J.L.的足跡。傳來幾張照片,有在岳陽樓前拍照留念,也有在西安兵馬俑拍的。J.L.寫「歷朝文物皆成舊,千古君臣盡化空。」道出他的觀感來。「詩言志」,是這意思吧!

「寫詩題材廣泛,甚麼也可寫」:「旅遊時,每經一景點,多會題詩記遊。」

這個早上,J.L.說:「讓我帶着你,走進我的詩詞世界吧。」

上了一課遙距詩詞欣賞入門,講者J.L.,聽眾只得我一人。

翻至卷二《律師集》,J.L.帶我到新界「上水」一行,分享與朋友一起的好時光:「淺酌低斟言細膩,高談暢論語洪荒。韶光難住歡時過,雨灑淋漓夜漸涼。」

想起在粉嶺大排檔,與哲學教授李天命一起喝酒談天,品嚐美食。與好朋友一起,都是好時光。

J.L.在解說詩詞結構,看到他所寫的《新曆年初二偶想》,最後兩句深得我心:「拋書小卧忘煩慮,人到無求萬事閑。」

J.L.近作《歲晚抒懷》,寫出不少人的心情來:「送牛迎虎當祈福,縮食節衣何慮貧。淺陋詩囊未乾涸,古稀心境尚天真。」

好一句「古稀心境尚天真」。J.L.仍然可以寫詩,就是因為他的心境夠「真」。這不光是「返老還童」,而是寫詩,得要保持「真的我」才成。

問:「五四以來,有說新詩取代了古體詩,你同意麼?」

答:「新詩的優點是自由奔放,沒有受格律規管,但因此也很難背誦。新詩的作者如胡適、聞一多、徐志摩,成就難以超越李白、杜甫、黃維、白居易、杜牧等。既難超越,當然未能取代。」

J.L.說:「上月用《平水韻》上平四支韻的五個韻字『欺、棋、眉、皮、岐』寫了十首七律,給你看看。

後記

J.L.說著作出版,得多謝為他寫序的廖妙薇、蔡德興、潘國森。鼓勵他出書的陳淑儀、設計封面的方心蕙。

J.L.心存感激之意,希望我把支持他的人都寫下來。我把他的《自況》第一首抄下來,與讀者分享。

「性本純良天不欺,情迷書畫樂琴棋。

時餐美食多開胃,偶遇難題少皺眉。

解悶試填三寶佛,抒懷愛飲五加皮。

疫平口岸通關日,先返中山上石岐。」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