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應勸中學生離開理大

  「光州事件」發生在八十年代,南韓大學生為了爭取民主引發一連串示威,一千五百名學生佔領南韓大學,與警察嚴重衝突,數百名大學生被拘捕及受傷,筆者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場景幾乎在港出現,可幸的是,警察沒有進入理大校園,沒有造成死亡事件。

  剛過去三天,筆者因工作關係進入理大,放眼所見,滿目瘡痍,頹坦敗瓦,所有設施被打個「稀巴爛」,空氣中夾雜着陣陣燒焦味,門牆上斑駁痕跡,看見令人心痛。飯堂衛生情況恐怖,廚餘加上未清洗的碗碟所傳出陣陣惡臭,比催淚彈殘留的氣味更難忍受,若非天氣稍為轉涼,相信情況更壞。理大被學生佔領一星期之久,過千人自願離開,但仍有數量不明學生死守在內,因此有幾位大學校長到校園內尋找學生,身處其中,真是百般滋味在心頭。

  筆者認為,應以勸說中學生離開理大為首要任務,因他們是最高危的一群,建議教育局不妨主動出擊,要求各中學上報學生缺席名單,以準確估算留守在理大內的中學生人數,然後,協助中學校長和老師及同學進入理工,用「大聲公」召喚同學,動之以情,安撫他們焦慮的情緒,希望他們接受勸喻離開。

  另外,警方自星期一起,成立特別協調小組,讓校長、社工及神職人員進入理大,幫手尋找及勸說學生,是聰明之舉,有效緩和緊張氣氛,令雙方減少對峙,而這種柔性處理手法,更有人情味,正好體現警隊「心繫社會」新口號的精神。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