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口中罩 心中意

  新型冠狀病毒橫掃全球, 嚴重影響了大家的生活和社交習慣,就連NBA 及大型足球賽事都要停賽,大學相繼停課,莘莘學子,只能執好書包待明年,影響威力史無前例, 大家都始料不及。

  香港去年六月開始出現社會運動,當時戴口罩上街的人被歸類為黃絲,如今在街上不戴口罩,則被視為播毒者,同一個口罩在不同時空下卻帶來不同身份,真是有點兒諷刺。加上過去幾星期全球疫情急速轉變,歐美多國相繼封城以阻疫情蔓延,口罩成為全球防疫必需品,無論醫護或市民都隨身攜帶口罩用以保護自己,面對產量供不應求,就算出動人脈關係都不一定買到,真正是一罩難求。

  幸好社會有不少有心人和廠商發起自救,出錢出力自家生產口罩應付大量需求。早於本周二筆者獲邀出席行政會議成員林健鋒同工業總會主席郭振華聯同其他廠商,所投資的五條自動化口罩生產線在大埔工業村投產啟動儀式,眼見林健鋒發表演說時,神情激動、語帶咽硬、熱淚盈眶好感慨地說:「我哋克服重重困難終於可以正式投產,他說沒想到在香港這個國際城市,就連口罩如此卑微的要求都買不到,才激發他要自家製口罩。他們將不負市民寄望把口罩以低價出售或捐贈給予草根家庭。 」想不到一個口罩的生產,內裏竟然包含了無限的愛。

  今次疫情的發生,在經濟方面,對香港的衝撃會是傷害性,但在社會政治層面上,可能是一個契機,問題在於政府能否有能力掌握這個機遇,乾坤扭轉,帶領全港市民上下團結一心,同舟共濟伸出援手,讓香港人引以為傲的獅子山精神重現,把撕裂了的香港重新瘉合。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