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嫖賭飲吹

  今年立法會在一片嘈吵喧嘩聲中度過,鬧劇不斷,嚴重影響議事運作,致多條議案仍未上大會,如一九年吸煙修訂條例草案委員會,討論整年,分歧仍很大,十一名委員未能取得大多數共識,加上沒足夠時間,故委員會主席郭偉强提出終止討論建議。筆者覺得這個安排合理,皆因各委員繼續花時間討論,最終徒勞無功,不如早些「收工」,優先處理其他更逼切議題。

  再者,政府單方面篤信醫學界建議,不理業界反對,由原計劃規管變成全禁,既引起反彈,亦不切實際,政府一意孤行,往往埋下地雷,令不滿情緒在民間暗中發酵,抱怨政府施政時,未有體諒小巿民處境,這亦解釋近年這麼多人願意走上街頭跟政府對着幹。

  筆者並非煙民,縱觀香港現時已有很多煙民轉用加熱煙,由於現時沒有規管,造成現有稅制存有漏洞,煙民沒有正途可購買,只能從黑市渠道購入,政府亦因此損失了不少煙稅收入。

  在加熱煙的議題上,社會上支持規管的人,明顯較全面禁止的多。筆者倒想建議政府盡快將加熱煙納入現有控煙框架,既能回應民意,解決分歧,更可以堵塞加熱煙稅的漏洞,增加政府收入,實際上是一舉兩得。有句老悼牙的說話,「嫖賭飲吹,歷久不衰。」與其禁之不絕,倒不如寓禁於徵。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