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死過翻生

  「我一覺醒來,發現自己身在ICU病牀、全身由頭以下插滿喉,要靠呼吸機維生,動彈不得。」

  筆者星期一和好友林健康茶聚,他大談自己今年三月在倫敦感染新冠病毒,在深切治療部留醫,體重暴跌四十多磅。「護士話未見過有人住ICU幾十日,有命出院。」他笑說執番條命。

  性格樂觀的林健康、自己沒想過染疫,幾乎半隻腳踏入鬼門關,醫生叫家人有心理準備。他強調在倫敦有錢想入私家醫院都難於登天,因為所有病牀被政府徵用了。

  話說林健康在確診初期,一直遵從醫生指示,留在家中自我隔離,他昏迷前一日,還如常看電視,沒料半夜昏迷不醒,幸得太太及時發現,幾經波折下安排送院急救。

  林太傾盡人力物力,邀得港大深圳醫學院的第二把手Dr. Chris Hui遠赴英國救夫命;林太親手特製多份三文治送給醫護人員,答謝他們不辭勞苦,在疫情爆發時緊守崗位。

  林健康離開ICU後,幾經辛苦才覓得一間病房,自費在療養院休養四個多月,重新學習嚥吞食物,毋須倚賴枴杖行路,一切靠鍛煉。

  他回頭細看過去半年,好彩得太太悉心照顧,令他迅速康復,感到太太和家人才最重要。人真係好脆弱,一切並非理所當然。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