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食蟹

  今日立冬,不經覺一年將盡,氣溫舒適怡人,在街不再汗流浹背,更令人悶氣全消。

  現在大閘蟹當造時節,筆者非嗜蟹之徒,只是一隻起兩隻止,但蟹膏鮮味,的確令人心思思,食蟹講求耐性,更是一門藝術,配一瓶陳年紹興花雕酒,是完美的配搭,令人魂夢牽連。

  中國人以大閘蟹入饌,如蟹粉小籠包、蟹粉扒豆苗等等,筆者最喜歡是蟹粉撈麵及蟹粉翅,以造杭州菜著名的天香樓為首選,配他們自家製薑醋,混入滿滿蟹膏和蟹肉,鮮味無窮,簡直是一絕。筆者忽發奇想,如果將魚子醬加進蟹粉撈麵內,鮮上加鮮,不知味道如何呢?

  記得少年時偶隨家人光顧天香樓,見車泊滿吳淞街頭(現位於柯士甸路),原來不少南來的江浙有錢人及電影大明星是常客,雖價錢不菲,依然客似雲來,如果不怕膽固醇超標,蟹粉翅不容錯過。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