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逆市奇葩

  踏入二○二一年,疫情仍籠罩香江,繼續二人限聚及禁晚市堂食,加上冷鋒殺到,近日市面冷冷清清,百業蕭條畫面盡在眼前。各行各業叫苦連天,打工仔擔心飯碗,老闆為下月過年關傷神。而一直自認好打得的特首林鄭月娥在大除夕當晚於面書上發片,好整以暇與行政會議召集人陳智思,在禮賓府花園歎茶談保育,普羅市民看在眼裏,如同大台新劇「堅離地愛堅離地」。

  這幾天,疫情看似有向下趨勢,但飲業、零售及娛樂行業,如卡拉OK及酒吧,仍處冰河期,唯獨走私香煙生意一枝獨秀,生意暢旺。據海關數字,二○二○年共檢獲逾二億四百萬支懷疑私煙,涉及應課稅款金額高逾三億元,打破過去二十年來的紀錄。

  海關一直從不間斷進行打擊私煙行動,從堵截源頭、搗破貨存和截斷分銷等三方面著手,功不可沒。但檢獲私煙數量愈益增加,反映本地的剛性需求依然,特別在經濟不景氣的時候,私煙更趨活躍。

  現時一包香煙的稅款已高達三十八元,販賣私煙利潤高、需求大、風險低,如果煙稅愈重,只會產生愈大誘因去催化私煙的生意,尤其是在這嚴峻的經濟環境下,很多人為了減輕經濟壓力,可能會轉購私煙。以往發表預算案前,煙民都特別關注煙稅會否調整,其實「堅貼地」的財爺一早打定「開口牌」,今年預案算主題為「撐企業、保就業、穩經濟、利民生」,從「利民生」角度考慮,加煙稅?不太可能吧!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