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幾時復活

  在剛過去的復活節及清明節,香港迎來了難得的五天長假期,換着以前,香港人定必一早報團,扶老攜幼出外旅遊,盡慶而歸。今年受限於疫情,出埠旅遊無望,香港人被迫留港找節目,行山的行山,露營的露營,要不到酒店來個「宅度假」,務必在困悶的氣氛中出走一下,散散心。

  有見近日疫情放緩,各界都有聲音討論政府應否考慮調整防疫策略,例如四人限聚及晚市堂食到十時已經實施了一段長時間,有行業至今仍未復業,生計大受影響。筆者明白政府一系列的措施目的,在於減低病毒傳播風險,但限制晚市堂食到十時,其實反而迫使市民集中在特定時間用膳,迫得水洩不通,人流聚集問題依然存在,何不延長食肆開放時間,疏導人流,加上市民陸續接種疫苗,增強群體免疫,若政府放寬限制,例如重開酒吧等,相信可為市民紓緩長期抗疫下的情緒。

  還幸戲院等室內處所容納人數放寬至七成半,筆者趁假期也入場支持一下本地電影,當中選了《不日成婚》,當日入座率不錯,這套「吹水愛情電影」主題圍繞一個老掉牙的話題,就是男女拍拖欠了應否結婚,透過三對男女的互動,探討時下新一代對婚姻的觀念。劇情不離女逼婚,男賴皮,當中產生不少地道笑料。

  看完電影,筆者不禁聯想起當年的《小男人周記》及《風塵三俠》,時代不同,但男女角力始終如一。以小本製作的角度來說,《不日成婚》整體尚算不俗,唯獨感動位欠奉,若裁剪至九十分鐘可能更為適合。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