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暴力是不容美化

  這星期有不少與青年人相關的新聞,今屆國際文憑大學預科課程(IB)放榜,本港誕生一百三十名IB狀元,屬歷年之冠。一班狀元各有抱負,有人立志從醫,濟世助人,亦有狀元欲負笈海外修讀政治,希望日後回港幫助社會,解決深層次問題。

  公佈狀元消息的同日,警方國安處就召開記者會,公佈瓦解一個策劃本土恐怖襲擊的組織,被拘捕人士中包括六名中學生。為人父母者,同日看到兩宗跟青年人有關的新聞,感覺會如何?眼見一班青年人擁有理想,希望修讀法律,相信香港法治制度,可令香港社會穩定。另一邊廂,卻有中學生以身試法,參與製造炸彈。

  七月一日回歸當日,銅鑼灣街頭發生孤狼式襲擊巡邏警員,連同後來揭發的製造炸彈組織,可見在大型街頭抗爭消失後,但恐怖襲擊活動卻隨之而來,不可不防。筆者絕不認同這些極端行為,有人更刻意將事件浪漫化,把行兇者放上道德高地,美化成烈士,他的犧牲正正是要凸顯社會的不公,簡直是一派胡言。

  最可笑是有市民拿著白花到銅鑼灣襲擊警員現場悼念行兇者,這些行為未必觸及法紀,但此風不可長。正如保安局長鄧炳強所說「今日同情,明日支持,再來就是參與」,更甚是港大學生會日前通過動議,「感激」七月一日襲警案行兇者,指「為港犧牲」,不消兩天,遭社會多方面批評及譴責,包括教育局、保安局、八間大學校董會主席及港大校方。學生會以深感抱歉,撤回議案,並立即辭職,學生會當初的決定,真是令人匪夷所思,不過亦反映出年輕一代對政府的施政是非常不滿。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