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門抽射——晚風

  香港在剛過去的一個星期,就連續來了兩個「不速之客」,「獅子山」先行、「圓規」尾隨而至,兩個颱風都為香港帶來連場暴雨,而市民對今次天文台的處理手法有不同的意見。

  上周五襲港的「獅子山」來勢洶洶,天文台在中午短時間內接連發出紅色及黑色暴雨警告信號,令上半日課的學生要冒着大雨下課離校,相當狼狽。及至翌日,天文台清晨掛上八號風球後,六度推遲改發三號風球的說法,最後八號風球掛足二十二小時,玩到市民氹氹轉。事後,社會上很多聲音都質疑天文台太遲發出黑雨警告,既然天文台有超級電腦,理應可及早預測雨勢發出預警,讓市民可提早準備行程及安排工作,減少在戶外可能出現的危險及混亂。

  筆者明白暴雨下家長擔心子女路上安全的心情,但若把責任全推到天文台身上,又未免太不公平,天文台只是技術部門,一直以來都是以嚴謹客觀的科學數據來預報天氣,而停課、交通運輸等安排屬政策局的責任,面對突如其來的極端天氣,政府應啟動跨部門應對機制,加強部門之間的溝通,以市民的人身安全為考慮的大前提,平衡各方利益後作出最適當的決定,而不是叫家長自行決定應否送子女回校,令家長無所適從。當然,要在理性分析與市民期望之間作出人性化的決定,往往是政府最大的挑戰。

  打風過後,市面雖然回復平靜,但路上仍佈滿大風吹倒的雜物,加上「一分秋雨一分寒」,雨後天氣明顯轉涼,大家記緊路上小心,防風防冷。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