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6º
  • 93%
  • 2022年8月8日 星期一

靳門抽射|「與病毒共存」不切實際 - 靳清松

讀書時候聽過一個成語叫做「葉公好龍」,故事講述一個古人葉公經常在別人面前揚言很喜歡龍,有一天真的龍終於從天下凡到葉公的家中跟他見面,嚇得葉公面無人色,故事引伸出口是心非的道理。
  為甚麼要說這個成語故事,是因為很多香港人一直聲稱要睇齊跟隨西方與「病毒共存」,但當Omicron每日確診人數出現過千宗的時候,大家就慌忙去醫院求診,令各大醫院的急症室塞滿人,令整個醫療系統負荷不來,道理不是同一樣嗎?正是針拮唔到肉不知痛,到真正面對的時候,又是另一番說話。
  真正要實行「與病毒共存」方法抗疫,要考慮每個地方文化跟生活習慣不同,抗疫方法亦因為地方空間而有所差異,就以新加坡為例,每日仍然有過萬宗感染,但他們有較寬趟的家居環境,所以染疫而非重症的新加坡市民,只需選擇留在家中自我隔離,服食紓緩藥物治療,採取「與病毒共存」這個方法去應付疫情,但放諸在香港,考慮到我們居住環境的狹窄,人口稠密,我們有沒有足夠空間隔離,已成疑問。況且、香港人習慣有甚麼頭暈身㷫,就會即時打九九九或自行去急症室求醫,這亦是香港醫療系統的一大優點及特色,來者不拒並提供最佳醫療服務,醫院不爆棚才奇怪。
  但見抗疫至今已經兩年多,政府在執行抗疫上,仍然錯漏百出,可以說是交竹錯亂,定位不清,難怪最近中國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田飛龍,炮轟特區政府官員在抗疫思維上「講一套、做一套」,現在情況嚴重群情洶湧下,才不得不向中央政府求助。
靳清松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