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葉建源怎看校園偷錄風?

  報載「校園偷錄成風,教師人人自危」、「打噴嚏也被影低放上網」、由於智能手機普及,校園偷錄事件趨增,有學生偷拍教學情況或同學言行;亦有學生家長偷錄與教師對話,這令教師「怕被拍謹言慎行,恐致焦慮症」。筆者對這股偷錄風絕不認同,但筆者更感興趣是:教協作為全港最大教師工會,其立法會代表葉建源議員對此事如何定調?

  若葉議員高調譴責校園偷錄風波,那如何為前段時間撰文為港大校委洩密者(馮敬恩,港大學生會會長)及偷錄行為辯護,自圓其說?為何馮敬恩可以不遵守自己簽訂的保密協議,隨意洩密也可得到葉建源袒護,反而沒有簽訂任何保密協議的學生和家長,卻因偷錄受譴責?為何葉建源可以撰文說偷錄(港大校委會議)不一定錯,但學生和家長偷錄卻是錯?

  葉建源會以政治角度,隨意界定洩露及偷錄港大校委會議是「公義」,那麼學生和家長也可以說「暴露教師失儀(打噴嚏)」、「教師和家長談話」也是公義。因為涉事老師的真象(原來平日文質彬彬,教導學生要注意儀表的老師也有失儀一面),這算不算同學「知情權」?算不算「公義」?老師和家長的對話涉學生評價,家長若認為不公,偷錄昭示天下為其子女討回公道,算不算「公義」?

  教師因校園偷錄風受困擾,葉建源會用袒護馮敬恩的同一把尺,稱許校園偷錄風嗎?

新聞統籌專員

馮煒光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