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榕細語——別人笑我太瘋癲

  面對疫情,我們有很多生活習慣都改變,時裝界的所有新裝發佈,幾乎都選擇網上舉行,要不直播,要不發佈一系列精美的新聞相。

  最近的高級訂製時裝周,大部份品牌都把相片發到新聞稿上,而設計風格走向兩大極端,有一些品牌決定把設計變得更加實際,希望可以增加銷售;亦有一些品牌認為既然無法走實體的時裝Show,不如把設計盡情變得天馬行空。對於高級訂製時裝,你會選擇當作藝術品的觀賞,還是當作每天日常的衣服呢?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雖然這個是中文諺語,但是這個概念套用到其他國家的設計師亦通行。好像備受一眾時裝人追捧的Haute Couture品牌Giambattista Valli今季春裝高訂設計,雖然仍沿用品牌一貫作風的鋼紗元素,但同時加入不少誇張的立體部份,比過往的設計少了優雅,但更加藝術化。另外來自印度的Rahul Mishra亦愈戰愈勇,個案的設計相對地比較平平無奇,但近兩季開始找到方向,努力向着印度的傳統工藝進發,利用當地人才,推進了不少經典的刺繡繡花手法,傳統工藝上配上當代設計,而且顏色運用鮮艷,非常奪目。雖然誇張,但仍算是可以接受的範圍,榕榕反而對他的Ready-to-wear更感興趣。

  Rahul的誇張並不是沒原因,他認為既然疫情令到很多人沒有了工作,自己更有創造就業機會的使命感,因此其設計比以往運用更多工藝,希望讓更多刺繡師傅保持就業。而這次春季設計以靈芝為主題,寄語重生,希望疫情快點過去,同時間各行各業都有一個新契機。

  當大家在指指點點,說高級訂製時裝的設計「太瘋癲」,但實情或者是大家「看不穿」,某程度上這可算是振興經濟、提供就業機會的一個方法,是時裝界一種另類自救方法。

馮榕榕(Ruby)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