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Sir食經——「尚興」及「家全七福」 的兩頓報復性消費晚飯

  新冠肺炎疫情過去半年反反覆覆,早前限聚令放寬時,我認識的兩位隱形富豪有種放監感覺,匆匆出關食番夠本,我和謙謙有幸敬陪末席,食了兩頓報復性消費晚飯。第一頓席設上環「尚興潮州酒家」,菜式豐富無比,餐廳的招牌名菜好像潮州凍蟹、堂灼響螺片及潮州翅全部叫齊,大大隻的凍蟹肉質爽甜,比澳洲龍蝦好食得多。堂灼螺片是太座至愛,但由於價錢高昂,近來已經少食,螺片通常以蝦醬調味,是夜則改配謙謙帶來的兩大盒魚子醬,鮮甜爽滑的螺片跟鹹香迷人的魚子醬是神仙配搭,每人兩大片,人人食得心滿意足。

  下一道菜,單看已令人瘋狂,是主人家特別從「李鴻記」帶來的一大鍋三頭網鮑,拳頭般大的日本網鮑年紀跟我差不多,產自上世紀五十年代,每人半隻,切開時黐刀感覺美妙,香滑無比,香濃的鮑汁充滿膠質,好味到飛起!食剩的鮑汁加薑葱來撈粗麵,是最好食的「撈粗」!繼續食的是關東遼參,同樣來自「李鴻記」,爽滑得來有咬口,女士食美顏滋補,男士則以形補形,常食據說有妙不可言功效,跟主人家帶來的1989年Haut Brion及1996年拉菲紅酒是絕配。

  「尚興」的招牌潮州翅同樣精采,因應主人家要求加了點豬油,口感更覺香滑。其他菜式有清蒸大蘇眉、金華玉樹雞及甜三寶,味味精采,食得人人捧腹回家。

  第二頓豪門夜宴席設灣仔「家全七福」,主人家是低調富豪,平時清茶淡飯,是夜一改常態,把「七福」的招牌懷舊名菜全部點齊,前菜三款,分別是龍穿鳳翼、燒金錢雞及龍蝦鮮果沙律。金錢雞既邪惡又美味,甘香的雞肝加上晶瑩的冰肉好味得難以抗拒,龍蝦沙律是太座心頭好,是上世紀我們結婚擺酒時的第一道菜,近年已很少食。沙律用的是新鮮水果,開胃有益。跟着是大紅片皮乳豬,乳豬燒得近乎完美,皮脆肉滑,豬腳仔用手拿着食滋味無窮,是近年食得最滿意的一隻燒豬。

  更精采是跟着出場的幾款大菜,分別是仙鶴神針、金銀滿屋、清蒸大蘇眉和燕窩鷓鴣粥。仙鶴神針是鳳吞魚翅,魚翅炆得香滑入味,吸取了乳鴿的鮮甜,是豪客最愛的懷舊功夫菜,金銀滿屋由兩道菜組成,「金」是雞蛋蟹肉煎琵琶翅,「銀」是蛋白蟹肉煎琵琶燕窩,這道菜只在「家全七福」食過,有緣再嚐消失中的味道,真要感恩。燕窩鷓鴣粥也是懷舊名菜,是用參薯、燕窩和鷓鴣肉做的冇米粥,健脾養生,除了七福,也可在「陸羽」及「港大同學會餐廳」等老店食到。休漁期間能夠食到三斤重的清蒸大蘇眉是意外驚喜,魚頭是女士們的最愛,魚唇滑不留口,是整條魚精華所在,魚汁撈白飯是天下美味,謙謙連食兩碗。

  單尾的家鄉炒銀針粉及水餃上湯片兒麵也是超水準之作,甜品是紅棗蓮子圓肉銀杏燉糖水、芝麻卷、鴛鴦棗茸糕及迷你合桃酥,糖水有寧神安睡功效,未食完已經差點進入夢鄉,朦朧中好像看到周公女兒秀娜在跟我招手!懷舊甜點以合桃酥最受歡迎,食得人人甜在心間,疫在家中的鬱結一掃而空。(可惜限聚令最近大幅收緊,人人又要留家避疫!)

葉澍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