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Sir食經——Sushi Saito

  六月中新冠病毒疫情稍為放緩,限聚令放寬之際,跟太座到中環四季酒店頂樓的「Sushi Saito 」「鮨齋藤」食了今年的第一頓壽司,「Sushi Saito」的東京總店是我在日本最愛的壽司店,只有八個座位,由於跟老闆兼大廚Chef Saito齋藤孝司認識多年,訂位較易,食的都是由他發辦的午餐,每位消費約一千六百至二千港元,算是非常抵食。在「Sushi Saito」可以帶酒和拍照,Chef Saito溫文有禮,賓至如歸的感覺甚佳,比那些規矩多多的所謂神級名店食得輕鬆愉快得多!

  香港分店共有十六個座位,兩位來自東京的日籍大廚分別是久保田雅及Fujimoto,都是Chef Saito的得力助手,做壽司手藝精湛,魚鮮每天從東京魚市場直送來港,廚師發辦午餐及晚餐每位分別是一千七百八十元及三千四百八十元,絕不便宜,但由於香港愛食壽司豪客甚多,疫症期間訂位也一點不易。為我們做壽司的大廚是久保田雅,來港差不多一年,跟他用簡單日語及英語溝通絕無問題,晚餐有多款前菜、熱菜和壽司,首先食的是兩片醃過配薑葱的鰹魚,顏色紅艶,味道鮮香,把味蕾喚醒後,跟着食大大隻的慢蒸日本鮮鮑,以鮑魚肝醬調味,肉質嫩滑得難以形容,是近年食得最滿意的日本鮮鮑,飲杯「遠心分離」的獺祭純米大吟釀,暫時忘卻過去數月宅在家中的鬱結,感覺超正!

  繼續食的幾款日本海鮮同樣精采,煙燻日本生蠔以高湯及醬油調味,滋味甚佳,最受歡迎的是日本毛蟹跟馬糞海膽的組合,鮮甜的蟹肉加上清甜的海膽是人間美味,安康魚肝同樣是餐廳的招牌菜,用清酒泡浸過後蒸熟,嫩滑甘香,營養豐富,是世上最美味的Omega 3!

  跟着是食Nigiri時間,十款壽司像花生騷般輪流出場,我們坐在壽司吧枱前,近距離看着大廚表演切割魚鮮和手握壽司的功架,跟着品嚐大廚直送口中的壽司,是平時難得的美食體驗。首先出場的壽司是平目壽司,比目魚肉質爽滑,但味道較為平淡,壽司跟愛情一樣,最宜由淡變濃,若由濃轉淡則多數分手收場,大廚久保田雅深諳愛情之道,繼比目魚後為我們送上金目鯛、小肌、魷魚、花蝦、海鰻和海膽壽司,款款好味,各有特色,兒子的最愛是層疊層堆得高高的海膽壽司,橙黃色的馬糞海膽用紫菜包着,香滑鮮甜得像在食雪糕,平時不食海膽的佐治也忍不住試了一口,跟着急急把壽司吃光,還即時要再來一件,希望把過往錯過的美味尋回!壓軸的中拖羅和大拖羅壽司是整夜的高潮所在,也是太座的至愛,拖羅油光迷人,甘香豐膄,美味像愛火花般在口中爆發,感覺美妙,疫症期間有緣食到,幸福感覺滿溢!

  高潮過後飲碗熱騰騰的蜆仔葱花湯,暖胃窩心,最後出場是片鮮甜美味的玉子(Tamago),蛋香誘人,甜滑細膩,是別具一格的海鮮布甸,跟甜美的溫室蜜瓜給人甜蜜蜜的感覺,為這頓星級壽司晚餐寫上甜美句號。

葉澍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