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表表姐——學到老

  近年學色士風,可一直吹來的聲音不甚悅耳;換了高一階樂器,仍然不似預期。尤幸老師耐性驚人,孜孜不倦。說穿了,不過是久違了學習,忘記了學習原來真的沒有捷徑。

  當眼睛在意看五線譜上的音符,耳仔就聽不到音準和音色,顧不了銅管的共鳴,也理不了自己跟伴奏的差距。當全神貫注追着拍子,很容易忽略了休止符;其實留白,就是拍子。當訓練到耳仔有空間兼顧周圍音樂,又發現原來呼吸會影響共鳴和入拍的準繩。與其他同學一樣,很想熟練艱難的指法,自然忘記了舌頭是發出聲音的重點。

  羨汀慕人家可以駕馭140速度節奏 (一分鐘有一百四十個四分音符) 的曲子,老師堅持要由140的四成,56來開始;因為只著眼140,所有音色、音準、拍子準繩、呼吸、舌頭,都會犧牲了。還是坦坦白白,承認暫時能力所限,由四成開始、五成、六成、六成半……直至手眼耳舌呼吸十成配合,就是學有所成那一天。

  當年柔道訓練的時候,師範有一句名言,要打得好,只有三招,苦練、苦練和苦練。人人都知道「工多藝熟」,練習是掌握技術的不二法門。不知道是外在速食功利環境的薰陶,還是性本好逸令歪念春風吹又生,學習的過程總會有耍天份、盼運氣、抄小路的僥倖心態。要駕馭一門新技術、一門新學問要經歷學習;但要保持學習的謙卑和坦誠,是人生持續的修煉。

湯圓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