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表表姐——久違了的study-life balance

  全港學校全面復課,大部份小學改為半日制上課 (除了那些半日在校半日網上授課的學校),引來家長兩極反應:緊張大師固然擔心孩子追不上學業進度,但引起更大迴響的,是「贊成學校重推半日制」。政府當年推行小學全日制的原意,是為了紓緩緊逼上課時間,提供較充裕課時讓學校更靈活編排課程,促進師生間的溝通,學生又得到較全面的照顧。但在香港以學術成績掛帥的教育制度下,大部分學校實際運作已無可避免地變質。就算如何標榜多元化的學習活動,早已變成訓練學生成為「十項全能」的競賽項目,令學生和家長都疲於奔命。

  認識一位就讀本地學校的小三學生,熱愛看書,但平日因為要上足全日課的關係,根本無暇閱讀。自從學校今個學期被動半日制,她自自然然就可以於周間三天內,讀完三百頁的課外書。大人講求work-life balance,小朋友何嚐不需要study-life balance。聽過不少身旁的爸媽朋友們表示,小朋友現在放學回家輕鬆得多,相較以往全日制要趕功課、趕休息、趕睡覺,過着朝八晚八生活,現在可以善用下午的時間做功課和娛樂,即使去補習社,也能在黃昏前回家休息,親子關係也有所改善。

  在世紀疫症前,全球各行各業都免不了一場變革,在看創新科技怎樣顛覆傳統教育的同時,或許我們更需要反思的是如何讓教育回歸本源,給予孩子自主空間,重拾久違了的學習樂趣。

湯圓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