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表表姐——老師要走了

  剛剛又接到有朋友要離開香港的消息,不無傷感。不過一刻離愁別緒過去,理智上又替友人高興,因為這個家庭無論如何會送兩個孩子出外讀書,最終決定爸媽一起出發,一起到彼邦生活,也算是新開始新發展,一家人在一起就好。

  說實在這位不是朋友,是亦師亦友的色士風老師。在我看來造詣很高,但他當然謙虛地說一山還有一山高,他自己仍然經常向大師學習。是真的,眼見他常常參與大師班與世界各地高手學習交流;世界未紛亂前也常常出國表演交流等,可以感受到他對音樂的熱情。老師對音樂和色士風的修為了得之餘,同時用心教導。因為是私人教授的關係,學生來自五湖四海,水準也參差不齊,學習進程亦不盡相同,但老師就是會因應學生的特點,度身訂造課堂內容和練習方法,針對處理。

  就算遇上像我一樣疏於練習的不才學生,也有一套由基本功開始的慣性堂上練習,叫我總不致於太過走樣。老師注意基本功,也不忘為練習帶來樂趣。他會為學生籌辦音樂會和聯繫社區表演,讓一眾初哥都有機會走到台上表演,同時給練習帶來動力及一個再一個的短期目標。

  為了增加學生的成功感,老師會鼓勵學生提供自己喜歡的歌曲作學習用,因為吹奏自己喜歡或熟悉的曲子會事半功倍,不過老師就因此要個別編製樂譜給不同的學生了。

  除了操控色士風的技巧,老師也不時將大道理放進練習上,還記得老師說過,「不用怕它,要大膽吹下去,像要把生命注入樂器裏面,把靈魂注入曲子裏面一樣。」老師,記住了,要保重。

湯圓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