升學表表姐——長者也網課

  早前看一則分享,一位爸爸稱最怕收到孩子電話,未能連接網課平台,作出求救。其實未讀到這則分享前,聽過身邊媽媽們牙痛般的申訴,謂要教懂協助看管子女在家學習的四大長老或外籍家傭處理網課平台的設定,乃一大考驗,平台有機會有聲無畫,有時有畫無聲;亦可能網絡中途斷線……總之甚麼岔子都會出現。爸媽工作期間收到如此求救,通常幫不到忙。

  膝下猶虛,本來沒切膚感覺。不過上有高堂,母親大人為一屆退休長者,雖頭髮花白但求知若渴,不斷報名進修,學造包餅、學花藝、學沖咖啡……好學的長者等到課程開課,又碰上疫情學校無奈取消面授,以網課取而代之。劇情發展至此,做女兒也逃不過要教曉母親大人如何用平板電腦,如何進入網課平台;更要處處考慮方便母親大人的用家經驗,又不失網絡安全的教導過程。

  好不容易將程序化成一二三四,母親大人成功完成四堂網課,以為一帆風順。豈料學校放假一星期後,恢復網課的第一天立時收到求助電話。原來「最遙遠的距離」就是這個感覺。我跟上文的爸媽一樣,隔着電話,我最後都幫不了忙。當天下班,趕着回去想解決家中長者的疑慮,我竟然發現,母親大人不斷投訴見不到平日的版面而不知所措,是因為她開錯了網課用的App。

  記這家常逸事,不純為分享笑話一則,其實是從心裏佩服這位年長學生的毅力和勇氣。就算連開關電腦都要從頭學起,仍然沒有叫她退縮,反而常常興致勃教分享新聽到和新學到的。她雖然有些事情不懂,但她是個模範。

湯圓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