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超人能量
作者:
林超榮

我一直贊成搞東京奧運。終於,日本政府排除萬難,延遲了一年舉行,舉世支持。理由是,搞又有疫情,不搞都係有疫情。你搞又係蝕本,不搞也是蝕本,不如就放手一搞,至少,全球人類都賺到一個開心。直到目前為止,香港運動員都算係小豐收,張家朗得到第一劍神金牌,真係歡聲震天,隔了一天,飛魚小女將何詩蓓又得到了二百米銀牌,真係興奮人心。運動員苦練十年,無非都...

詳細

《殺出個黎明》借老人殺手,講出本地老人家的生活問題,真係出奇有趣,意境淒美,徘徊現實和童話之間,肯定是一部最多話題電影。單是講四哥飾演過氣殺手的造型,應該戴眼鏡還是不戴,已經有爭論。導演監制要求不戴,顯示一個真實老人形象,但是,希望滿足下觀眾對「四哥」有型有款的形象,卻不想戴。最後,四哥為了藝術演出,犧牲露「兩點」。不過四哥最殺食的「走路...

詳細

香港疫情稍為緩和,食家開始蠢蠢欲動。「全港十八區,那一區吃得最開心?」我話係D區,D區吃得最開心,可以十二人一枱,不犯例,又安全,更熱鬧。D區在哪?D區在灣仔一間老字號酒家。老闆娘說,他們的員工,全部都打了針,我們一枱客有三分之二又是打了針,便可以一枱十二個人,吃得快意淋漓,好像時光倒流未有疫情之前。老闆點解可以做得到,打動員工齊齊打針。...

詳細

深夜狂風暴雨,天文台都出了黑色暴雨警告。我睡在牀上,聽到天台上,大雨好似炸彈不停從屋頂轟炸,吵得簷蓬快要塌下來,我想天台的書房一定吹得也亂七八糟,書架倒下,報紙亂飛,狗屋都被吹塌。我都懶得上去看一眼,反正處理不到的事情,不如不理,睡一大覺,明天再算。早上,一覺醒來,推開天台門,張眼一看,災情又不算嚴重,沒有倒海翻江,如果,災情以五星為標準...

詳細

如果,我用「老調重彈」來形容活地阿倫的新作《情迷電影節》,絕無貶意,而是,正合我的心。八十高齡的活地阿倫依然四處拍電影,沒有新題材,卻有新鮮景點,跑到西班牙的聖塞巴斯蒂安取景,藍天碧海,花團錦簇,畫面賞心悅目。高齡電影教授莫德陪着伴侶阿舒到西班牙出席電影節,繼續嘲笑荷里活商業電影,又肆意批評電影節的扮嘢藝術,也不忘自嘲,都是活地阿倫的本色...

詳細

星期一早上,返到電台,走廊上遇到了馬小強,他在二台和梁繼章、李麗芯拍檔《風騷快活人》。我在一台做《開心日報》,趁新聞時間,過去打個招呼。嘩,李麗蕊來一個招牌式風騷尖叫,梁繼章一向老誠幽默,隔離之下,難得相聚,嘻嘻哈哈,彷彿回到上一個世紀電台的風騷歲月。時光倒流二千年,我和阿蕊合作過網台節目,又在有線電視的《怒人甲乙丙》和毛姐一齊拍檔,都是...

詳細

父親節,朋友問我的女兒,你爸爸是怎樣的父親?女兒說,百分百一個「慈父」。試舉例說明之——他總是約會遲到、交稿遲、上班遲、睡得遲、起牀更遲,正是百分百的遲父。子女跟父親開玩笑,非常難得。傳統以來,中國父親都是嚴父。上一個世紀的五四文學中,描寫了兩個最典型的中國父親形像,一個是《家春秋》裏的「專制家長」高老爺,非常專橫,人見人怕。另一個是朱自...

詳細

偷得浮生半日閒,駕車去中文大學文物館欣賞「北山汲古」中國繪畫展覽。「北山」本沒其山,是二十世紀初,位於銅鑼灣利園山上的小建築,由香港利氏家族擁有,打算移山發展,後計劃有阻,一班文人見小築成功逃過一劫,又幽靜雅潔,不如給他們作為談詩論畫之地。想到,山坡終有移走之日,有愚公移北山之意,故取名北山堂。附庸風雅不失幽默。利氏家族把大半世紀搜羅中國...

詳細

全球抗疫,要鼓勵市民打針,世界各地政府都好橋盡出。天下好橋,唯快不破。好橋人人會講,只說不去做。有地產商二話不說,就來一個打針送樓大抽獎。好橋一出,全球哄動。這一條真係好橋,樓價區區千萬,就做到全港頭版兼黃金時間播放,網上熱烈討論,你拍條樓盤廣告片,成本千萬,也沒有這一個效果。打針送樓係創作人一個好示範,好橋,想得快,不如做得快。有好橋,...

詳細

我打針之後,把報告放上朋友群組。一位年輕導演回應:「乜你唔驚!」「打支針,有乜咁驚!」我話:「萬一樓上樓下,有人感染,全幢大廈住客隔離,強迫入竹篙灣十四日,那就唔慌唔驚。」「點解你唔打?」我問。他說:「因為我有三高,不敢打針。」朋友圈,有三分二未去打針。藉口一,年紀大,內地都不鼓勵年過六十歲的人去打。忽然之間,又咁支持內地政策。藉口二,我...

詳細

電影《The Mauritanian》,叫做毛利塔利的人,一點戲劇性都沒有,改為《誣罪審判》,就充滿懸念,究竟他是無罪還是誣罪,那就引人入勝,較量一番。這一場官司,是關於毛利塔尼亞的史拉希,在二○○一年九一一事件發生後兩個月,在家鄉被捕,懷疑有份幕後策劃九一一。他被美國政府拉去古巴關塔拿摩灣監獄,一關就十五年,日夜被逼供,依然沒有證據起訴...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