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超人能量
作者:
林超榮

一個網店女主人,發揮「斷捨離」的極致,將自己珍藏的過萬件衣帽鞋物,一夜之間,斷的斷,捨的捨,全部離棄。在二百多呎房子,只餘下九件家具。一個人一間房,只有九件心頭好,一張牀、一張大沙發、一張枱、一個書架、兩張椅、一張茶几、一面鏡、一個櫃……女主人斷捨離的勇氣,實在令我汗顏。我日夜都整理自己的房間,都沒有辦法清走九件雜物,何如她只留下九件。斷...

詳細

抗疫期間,大家足不出戶,於是,家裏就有好多大發現。我發現了好多不動產。不動產的特徵就是搬不動的資產,例如物業、房屋或者土地。難道,我在牀下底找到了爸爸遺留下的屋契。今次發達了!且慢高興。我的不動產,並非搬不動的物業,而是,一直從來沒有動過的財產。大件的如,買了一個玻璃燒爐具,好似鐵板燒似,用來炒菜煎蛋,非常環保,當年就是有一個朋友向我推銷...

詳細

平日少揸私家車,少搭的士,偶然,搭一程,總會有意外驚喜。那日黃昏,趕出尖沙咀,都不知目的地,只說是漆咸道近尖東街尾。司機即說是不是「水車屋」,一聽到這一經典日本料理之名,大家應聲一和:「我們都是那一個年代的人了。」八十年代出來工作,由水車屋第一代吃日本魚生的香港年輕人開始,司機如數家珍他的黃金歲月。他原是做打金首飾師傅,九十年代做大師父,...

詳細

龍舟鼓響,疫情漸退。這一個端午,來得正好,艷陽高掛,大家可逐浪、可攀山,出外抗疫活動一下,食指大動,節日最佳美食,就是吃糭子。我的食家朋友,每年都推薦「全城最好吃的糭」。文無第一,糭無第二,個個都話自家的糭最好吃。我每年至少都吃十斤八斤的糭。今年師兄弟搞的濟記飯堂,也來湊興,搞一個香港最好吃的糭,但是,難以定標準,不如搞一個最香港最重的糭...

詳細

如果在二○一九年年初有個玄學家向你說,你想發達,立刻賣走所有機器,改為製造口罩。任何一個人都會立刻彈開,一定認為他是瘋子。誰想到,此時此地,人類最大的生意,不是智能電話,而是口罩。香港地,七百萬人,一人一日不止一個……一個地球一天就消耗超過七十億個,你話是不是一場世紀大生意。賣口罩是大生意,處理即棄口罩又是大浩劫。口罩好歹也算是醫療廢物,...

詳細

封院二十八日,戲院重開,片源不足,不少舊片重映。當中,卻有爆燈之新作,就是法國電影《孤城淚》。故事發生之地是雨果當年寫《悲慘世界》的地方,時間是二○一八年法國奪得世界盃翌日。警察小隊享受全民歡騰後的寧靜,巡邏至窮人之城,此地幫派林立,黑幫毒販、穆斯林兄弟、非州黑人互相對抗,貧民少年苦無出路,越軌犯事,又受警察欺凌。是日,吉卜賽人找上門,有...

詳細

「羅文導演」走了!我們都這樣叫他,一說就要四個字,羅文導演,以免誤會唱歌的羅文。羅文會說故事,一張快嘴,開會度橋,說笑話有如黃河之水滔滔而來。他好快就開完會,然後,他就教我寫劇本。他說:「你寫劇本要計時間,男主角出場,寫幾多分鐘?」我敷衍他說:「呢度嗰度……三至四分鐘啦。」他說:「你不夠細心,王家衛幫我寫劇本,每場戲要一分鐘四十五秒,都會...

詳細

限聚令逐步放寬,食肆由四個人飯聚增加到八個人,公共設施陸續重開。第一個最期望的解封之地,就是戲院。闊別二十八日,重入戲院,感受真的與別不同。飢不擇戲,第一日解封就衝入戲院睇《The hunt》獵途生死戰。電影上畫多時,一直不看好,因為看過戲蹺,又是講一班無辜的人,被人捉入大莊園,給另一班為富不仁的精英,作遊戲式獵殺。祈望不大,卻有驚喜。導...

詳細

疫戰之下,第三十九屆香港電影金像獎以一個史無前例的方法揭曉賽果。沒有紅地氈,沒有歌舞連場,只見金像獎大會主席爾冬陞簡單而隆重,在網上公佈每一個獎項。香港電影人開工時就有一句口頭禪:「有乜嘢係唔得!」、「一樣搞得掂。」今屆賽果,最令人興奮是,最佳男主角是主演《叔‧叔》的太保。香港觀眾對太保陌生。但是,我認識的太保三十多年,當時,他正在成龍的...

詳細

疫境下的金鐘港鐵,沒有人再趕路,大堂都是疏疏落落。在免費充電站和WiFi上網的小息站,有一個男人在上網,一個女人在充電。畫面引人注目,是那一個中年男人,上網不是為了檢覆電郵,而是「捉象棋」。網上捉棋,並不出奇。最奇怪的是,在他的旁邊,也展示了一盤真實的中國象棋。當對方在網上的行一步,他在棋盤上照行一步,自己行完一步,又在網上行一步。既然,...

詳細

連續十四日沒有行入戲院睇電影,該是我一生中一項紀錄。自從少年的我,開始一個人睇看電影,從來沒有試過的,十四日之後,又再十四日,連續二十八日沒有走近戲院半步。一個人睇電影是我風雨不改的人生第一樂事。八號風球去睇特技緊張的《龍捲風》,紅色暴雨下,我都去睇《明日之後》,會考日子都要睇番套《占士邦勇破太空城》輕鬆一下。疫情嚴峻,戲院被逼停業二十八...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