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奧斯卡爆大冷

  今屆奧斯卡頒獎爆大冷,韓國片《上流寄生族》囊括四大獎,最佳外語片本係囊中之物,估不到最佳電影、最佳導演和最佳原著劇本都能橫掃,本人大跌眼鏡之餘,也讚賞奧斯卡眾多評委有此胸襟,給一部非英語片的亞洲製作如此高評價。

  難以預測「黑天鵝效應」出現在奧斯卡舞台上,正是給荷里活電影人狠狠摑一巴掌。反映美國電影近年創作力不足,入圍九部電影,各有特式的水準之作,技術超班,而題材重複,且又老調重彈。《上流寄生族》,講的是普世價值之「貧富懸殊」和「身份歧視」,創意和手法突破有目共賭,奧斯卡歷來追求的「雅俗共賞」做到了。

  最佳電影賽果歷來反映業界指標,難掩其「左派」特色,之前,奧斯卡被指歧視黑人的白人派對。忽然,矯枉過正,黑人電影《月亮喜歡藍》恩遇厚愛,跟《綠簿旅友》先後成為最佳電影。

  無獨有偶,《上流寄生族》以最佳外語片姿態橫掃四大獎,同一台上,講中國福耀玻璃集團到俄亥俄州設廠,打壓美國工人組工會的《美國工廠》又得最佳紀錄片。兩部都是兜巴摑醒美國人之作。

  再加上,全亞州班底拍成的《我的有錢男友》,又成為去年全美國最賺錢電影之一。

  荷里活又畀獎金,更畀獎品,電影反映當前形勢,符合美國外交政策——「重返亞洲」。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