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沒有電影的日子

  連續十四日沒有行入戲院睇電影,該是我一生中一項紀錄。自從少年的我,開始一個人睇看電影,從來沒有試過的,十四日之後,又再十四日,連續二十八日沒有走近戲院半步。

  一個人睇電影是我風雨不改的人生第一樂事。八號風球去睇特技緊張的《龍捲風》,紅色暴雨下,我都去睇《明日之後》,會考日子都要睇番套《占士邦勇破太空城》輕鬆一下。

  疫情嚴峻,戲院被逼停業二十八日。抗日之戰,香港淪陷。幾乎二十四日之後,皇軍都批准戲院開門做生意娛樂大眾。

  美國三十年代的經濟大肅條,人民要躲入戲院逃避現實,否則自殺率大升。

  今日抗疫,五大訴求,口罩、探熱、消毒液、洗手、睇戲,真係缺一不可。

  禁令之前,我見戲院做足工夫,推出隔行賣票。入場觀眾都是小貓三兩,不超過五個人,有如「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四個觀眾每人守住一個角落,中間坐一個「中神通」。五大高手,沒有口沬橫飛的交談,沒有握手搭背,大家乖乖的看完一百分鐘電影,各自離場。戲院空間闊落,每場坐椅消毒,實在安全衞生。

  抗疫一戰,滿眼都是觸目驚心的新聞,能夠有一個空間,給我們轉移視線,投入其中,一時子彈飛一回,一時大話西遊,一時與狼共舞,經歷一段星光伴我心,又回到現實,各自投入做個疫戰奇兵。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