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孤城淚》

  封院二十八日,戲院重開,片源不足,不少舊片重映。當中,卻有爆燈之新作,就是法國電影《孤城淚》。

  故事發生之地是雨果當年寫《悲慘世界》的地方,時間是二○一八年法國奪得世界盃翌日。警察小隊享受全民歡騰後的寧靜,巡邏至窮人之城,此地幫派林立,黑幫毒販、穆斯林兄弟、非州黑人互相對抗,貧民少年苦無出路,越軌犯事,又受警察欺凌。是日,吉卜賽人找上門,有少年偷走馬戲團的生財之寶,如不交還,必會子彈橫飛。

  三個警察幫忙平息事件,追查生事少年歸案,錯開防暴手槍。警察平息事件,找黑幫自行處理。一個好警察好言相勸,如不合作解決,交出證據。孤城必然發生暴亂,結果傷亡更是慘重。

  最後,局面在成人互相擺平下告終,唯獨一夥童黨心有不甘,決心報復,發起騷動。孤城之淚掉在香港小城,不乏觸動觀眾身影。

  導演早有觀點,成人政治是顧全大局,少年騷動是不甘發洩。世間沒有壞蛋惡人,事件剝落,最終答案不過是「人性」撒落的暴恨種子。

  反映今日香港形勢,顧全大局,就要睇得深遠。棋盤不是在孤城的街道,而是世界中美博弈。正如李嘉誠對國安法聲明「國家安全責任,不必過份解讀。」一可以令中國安心,二,減少對香港擔心,三,為國際增加信心。孤城裏的超人,顯出超越小城的知慧。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