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口罩專家

  如果在二○一九年年初有個玄學家向你說,你想發達,立刻賣走所有機器,改為製造口罩。任何一個人都會立刻彈開,一定認為他是瘋子。

  誰想到,此時此地,人類最大的生意,不是智能電話,而是口罩。香港地,七百萬人,一人一日不止一個……一個地球一天就消耗超過七十億個,你話是不是一場世紀大生意。

  賣口罩是大生意,處理即棄口罩又是大浩劫。口罩好歹也算是醫療廢物,搬去堆填區還是焚化爐好呢?

  現在,地球科學家最急切研究的兩個課題,就是口罩和疫苗。

  藝術家在口罩在諗花樣。白色藍色的口罩,過份正經,是醫護人員用的。紅色惹艷,彩色活發,黑色有特別象徵,新冠肺炎消失之後,不宜亂戴,以免觸犯蒙臉法。

  日本民間藝術家畫上了手繪漫畫人物口罩。俄羅斯藝術家也繪制俄羅斯娃娃口罩,克羅地亞有個藝術家設計了一款「全球最貴的」口罩,價錢太貴,不是賣的,只給櫥窗的模特兒戴上作宣傳用。特區的銅心口罩款式不差,卻被譽為似內褲胸圍,實在有點被屈。

  口罩比內褲用得更多更貼身,用家都是專家。市民一看就知你的口罩是平還是貴,是頂級還是次貨。口罩由一百蚊一個的搶購高峰逐漸回落,當疫情稍歇或疫苗面世,口罩這一場大生意,也就隨風而逝。風光一時的口罩廠就棄置一旁,成為另類醫料廢物。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