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司機的智慧

  平日少揸私家車,少搭的士,偶然,搭一程,總會有意外驚喜。那日黃昏,趕出尖沙咀,都不知目的地,只說是漆咸道近尖東街尾。

  司機即說是不是「水車屋」,一聽到這一經典日本料理之名,大家應聲一和:「我們都是那一個年代的人了。」

  八十年代出來工作,由水車屋第一代吃日本魚生的香港年輕人開始,司機如數家珍他的黃金歲月。他原是做打金首飾師傅,九十年代做大師父,已經月進三萬金。

  後來到二○○○年,他就辭去打金師傅工作,轉職的士司機。

  我以為他是英雄落難,被逼轉業。他否認。「我好喜歡做的士司機,我真係好開心揸住部的士四圍去。」他說:「香港地,雖然細,但是,有誰可以去到小島每一個角落。我就做得到。」你不是揸的士,就不知香港有好多神秘地方。

  的士正在三號幹線飛馳,路的前方是隔個海的太平山頂。「你哋成日見到個山頂,忽然,我就問,山後面是甚麼地方?我想知,我駕車去,過海,上山,想看就去。」

  瀟灑得有點電影《東邪西毒》張國榮的獨白:「後生的時候,你總會問,過咗個山後面是甚麼?你有無勇氣去睇吓。」

  他又勸我:「我們都是這一個年紀,自己開心去做,不要想那麼多。」平時,他把車停在蘭桂坊,打量夜市中的紅男綠女,「目測」人生是的士司機的特權,他非常享受之餘又深不可測。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