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吃飯難

  香港人說「找個地方吃飯」和「找個吃飯地方」。前後兩句,同一堆字,大概意思差不多。過去,大家都沒有注意,直到那一天,對抗疫境,才發覺兩句話的微妙不同。

  「找地方吃飯」,就是肚子餓上茶樓酒館,吃頓熱菜暖飯。至於,「找個吃飯地方」,即係你已經有飯菜,去找一個有瓦遮頭的,吃餐便飯。

  香港人愛吃,找吃的地方,不難,找個地方吃,更加容易。可是,實行了「限聚令」、「全禁堂食」,原來,找一個吃到飯的地方,就難到你了。

  提着外賣,可以選擇的地方真多,馬路邊、公園旁、樓梯底,都已經擠滿人,腦筋靈活的,就去公廁竟然都有人排隊爭位。

  一餐半餐沒有所謂,當係城市野餐,但是,一想到禁聚令持續十四日之後,又十四日,那就境況堪憂。

  不做不知,全禁堂食,觸犯了中國人的大忌,民以食為天。食乃係國人一切生存本能,無地方吃飯,真係孰不可忍也。

  其實,政策都是出於良好願望,並無不妥。只是,政策是虛,執行是實,一旦落實出現的後果,就沒有考慮配套,例如,能否提供足夠地方給人用膳。諸如開放社區中心,一人一枱用膳;夥拍旅遊大巴,安排流動用餐車,提供中午兩小時用餐場所……你可以說是事後孔明,其實,事前孔明,該是政府官員的能力表現。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