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失敗之傷

  《花木蘭》真人版2020,生不逢時,撞正COVID-19,大家心情麻麻,見到劉亦飛和鞏琍的演出,特別多挑剔。

  老人家非常挑剔,《花木蘭》都不合史實,點解唔係打匈奴,而去打巫婆鞏琍,鄭佩佩化妝又鬼五馬六,客家土樓都出現在遠古,那個皇帝李連杰自已又打埋一份,真係……唉……

  青少年也呱呱叫,不斷與卡通版對比,點解咁耐都無歌聽,又唔見「木瑟」條龍仔,變了隻凰鳳,又唔好笑……

  以上問題,其實,只係一個問題,就係「唔好笑」。如果,《花木蘭》拍成喜劇,一切問題就不是問題,大家睇得不會認真,嘻嘻哈哈就過去。

  迪士尼拍青少年卡通片/電影,少有如此失手,將這一個少年民間故仔,拍得如此嚴肅。如果,他們參考上一次真人版《阿拉丁》,又歌又舞,輕輕搞下笑,就不會被批到體無完膚。

  其實,《花木蘭》就是典型處境喜劇,女仔扮男仔混入軍營,就如「梁山伯祝英台」,前半部都是喜劇處理。《木蘭辭》精彩四句「雄兔腳撲朔,雌兔眼迷離,兩兔傍地走,焉能辨我是雄雌」,充滿雌雄莫辨的喜劇味。

  導演妮琪卡索是女人,將《花木蘭》寫成找尋真我,不要壓抑性別的主題,再加入鞏琍巫婆入魔的對比,黑鷹和鳳凰的象徵設計,視覺效果之餘,卻沒有半點戲味。

  《花木蘭》是整個市場設計商品失敗,不要歸究甚麼政治因素,這個時候推出,只是死多二錢重。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