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胡適與懷特先生

  抗疫不出街,閉門讀好書。我買了兩本書,一本是董橋先生的《讀胡適》,一本是北京大經濟學教授何帆寫的《在凱恩斯的左邊,在馬克思的右邊》。兩本書風馬牛不相及,先後讀之,發現兩書竟有關連,給我讀出趣味。

  《讀胡適》第六十四回,寫到一九三八年,胡適就任中國駐美大使,希望向美國可以借一筆二千五百萬美元款項給中國繼續抗日,當時,美國財政部長摩材手下有一個助理懷特先生(Henry White),他說私人同情中國,願意全力協助借款,其中一個條件是不許說出他的名字。由於美國當時「保持中立」,懷特的借款方法非常迂迴進行。

  多年之後,胡適才知道懷特是蘇俄間諜,得蘇俄指示,全力促成美國幫助中國抗日,以牽制日本在中國東北的勢力。

  在《讀胡適》一書中,懷特先生只是聊聊數行。估不到,我讀何帆的《在凱恩斯的左邊,在馬克思的右邊》,一篇<懷特先生家裏的蘇俄地毯>,原來,懷特先生大有來頭。他是蘇俄間諜,潛伏華盛頓,一九三八年,蘇俄送給懷特先生的珍貴地氈,錯送到華盛頓特區一個同名同姓的木匠懷特,幾乎揭發了他的身份。

  文中講懷特做蘇俄間諜不是為錢,而是真心相信聯合美、英、法、俄列強可以促成世界和平。兩本書,讀出一個無名英雄的身世。讀書樂如何,有發現之趣。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