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麥羅絲和情人節

  去年金馬獎最佳影片是《消失的情人節》,但是我個人較喜歡《同學麥羅絲》。前者是奇幻浪漫愛情,後者是講理想幻滅,題目雖然沉重,但是電影是《大佛普拉斯》班底,導演黃信堯繼續黑色幽默的手法,對四個小人物予以無限同情,令人哀而不傷。

  《同學麥羅絲》沒有特別奇情曲折,開場就由導演親自旁白,交代拍完《大佛普拉斯》之後幾個演員的人生變化,將電影和現實搞得似真還假,看小人物無所事事,被生活麻煩得死去活來。納豆去做調查員,再遇中學「校花」,竟然做了一樓一按摩女,最後,去幫襯這一個「少年女神」,正脫衣服時,不禁淚流滿臉。少年理想,全部幻滅。

  最厲害是最後一場,同學電風競選市長,在同學喪禮拉票,旁白竟然說:「這是電影有史以來,導演也忍不住跳出來,追打這一個演員。」真是拍案叫絕。

  相反,《消失的情人節》是high concept電影,一開場是大懸念,女主角向警員報案,「我唔見咗嘢,唔見咗整整一日,那一日,係情人節。」

  情人節如何消失,整個plot就非常高概念。電影浪漫風趣,演員又好笑,無人不喜歡、女主角永遠快人一步,男的就慢人幾秒,情人節平空消失,係因為,慢人幾拍的男主角,每天儲下一兩分鐘,二十年計下來足足可以儲起了一天,給自己慢用。真爽!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