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能量——奧斯卡,高手過招

   奧斯卡塵埃落定,賽果合理,沒有驚喜。一如以往,女性和種族題材電影依然備受關注。《浪跡天地》的主角如此執着堅定她的遊牧生活,充滿大地之愛與亡夫情懷,過份淒清孤絕,不是我杯茶。反而,《農情家園》寫一個亞洲移民父親,如此堅定在荒園開拓,幾乎搞到家破人亡,對異鄉土地的夢想與浪死地無根遊牧恰成強烈對比。

  《超犀女王》奪走最佳原著劇本,實至名歸,女性向男性報復題材,本無新意,但是,落筆充滿懸念,一步一步揭出「性侵」黑幕,有前無後,視死如歸的承諾,屬男人驚憟片類型。

  由舞台劇改編的《the father》得最佳改編劇本獎,也是眼前一亮,以腦退化主角父親視點講故事,疑幻疑真,真假難辦,以推理懸疑手法寫一間屋一個老人的無助迷情,文藝片都拍到毫無廁所位又感人彌深。

  同樣是舞台劇改編的《藍調天后》,寫一九二七年黑人爵士女歌手Ma Rainey在錄音室的一天故事,過程不斷發生衝突,天后霸氣十足,諸多要求,跟監制過不去,又和年輕樂手衝突,全片充滿種族黑白對抗張力,演喇叭手查域波斯曼搶盡風頭。這一部黑人電影,有意向《la la land》宣示,這就是真正的黑人爵士,沒有憤怒,沒有爵士,尾末一曲極具諷刺意味。

  記得睇埋紀錄片《Chadwick Boseman, portrait of an artist》,才華橫溢,惜英年早逝,令人握腕。

林超榮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