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借助私院 縮公院人龍

  反修例事件之後又來了疫情,內地人訪港數字大減,除了旅遊業、零售和相關行業蒙受損失,連私家醫院亦失去一大批跨境求診病人。同一時間,公營醫院的服務繼續供不應求,前線醫護有做不完的工作,疲於奔命,而病人的排期日子動輒長達一兩年。本港醫療服務出現了怪現象,就是公營醫院「忙死」,私人醫院「十分清閒」,政府應居中調節,緩解病人在公院大排長龍之苦。

  食衞局局長陳肇始昨天向立法會議員指出,上年度醫管局缺少二百六十名醫生,同期流失率達百分之五點四,即有約三百二十多名全職醫生離職。政府沒有公佈流失醫生的去向,料絕大部份不是開設診所,就是被私院挖角,這個情況對公院病人極為不利,因為醫生人手短缺,病人太多,結果各種檢查、覆診、治療,以至手術服務,排期都不斷延長。

  疫情之前,私院不斷擴充人手,除了服務本地中產以上階層,亦以內地跨境客為對象,但近大半年內地訪客急跌,私院客源大減,部份服務供過於求。政府應全盤審視公私營醫療體系的服務,在特別時期,破格為民,是否可以向私院增加購買服務,給公院病人使用,縮短排期等候診治的時間,相信私院有開源途徑,也樂於從長計議。用錢解決到的,便不是問題,政府做事要有心,才能惠及病人。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