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大選是美國噩夢的開始?

  美國總統大選峰迴路轉,爭取連任的共和黨特朗普一度聲稱勝選,更豪言準備慶祝,誰知幾個搖擺州份開始點算郵寄選票之後,形勢大逆轉,民主黨的拜登節節領先,執筆之時,他只欠六張選舉人票就達至二百七十票的當選門檻。但特朗普不認輸,怒斥郵寄票涉舞弊,並針對個別州份興訟,要求法庭重新點票,兩邊的支持者各不相讓,全美多個城市開始爆發示威,即使大選得出結果,料美國不會回復平靜,反而有機會出現結構性撕裂狀態。

  美國號稱民主大國,過去透過選舉輪替執政黨,鮮有出現今次大選的社會對立狀態,歸根究柢,是特朗普為非一般的總統,他奉行美國第一政策,把單邊主義推向極端,除大打中美貿易戰,也與多國市場興兵,成功為美國人創造職位,但換來極差的外交關係。這種我行我素、難以預測的行事手法,還體現在多個範疇,其一是偏袒白人,懶理黑人遭受警暴,結果揭起種族紛爭,而他應對新冠肺炎疫情進退失據,令美國淪為全球疫情最嚴重的國家。

  他減富人稅、輕視環保等取態,亦受到美國知識份子鄙視,社會興起「投票趕走他」之說。其任內政策,敵我分明,結果引致社會上多層面的撕裂,即使拜登勝選,把鐘擺推向另一方,也會觸動特朗普支持者的反對。故此,大選結束,或是美國內亂的開始,對全球政經的影響,也難以預料。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