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險殺古蹟 官員疏忽要問責

  深水埗主教山地底埋藏一個古色古香的蓄水池,水務署卻沒有翻查文獻記錄,未有「驗明正身」,就草草提出清拆建議;而一度被諮詢的古蹟辦事處,也只相信水務署交來的文件,以為須拆的只是一個破裂大水缸,沒派人實地勘察,矇查查地接受清拆建議。事件反映兩個部門缺乏足夠的保育歷史建築物意識,差一點毀了珍貴的古蹟文物。

  昨天水務署官員的解釋,反映署方人員涉敷衍失責,只急於清拆破裂的水缸,但明知底下有黑漆的大空間,為何不查明究竟?最低限度翻查歷史檔案,必定有所發現,或派人員入內了解,拍攝照片,供古蹟辦判斷,但以上基本工作都付諸厥如,令人失望。古蹟辦亦承認只靠文件溝通,欠缺敏感度,說法令人驚訝,作為專職保護古蹟的部門,應知水務系統自本港開埠以來是重要的基建,歷年已有四十多項水務設施被評為歷史建築,想不到警覺性仍如此低,只相信水務署的表面文件陳述,沒有專業人員去了解,也沒有履行應有的職責。

  尚幸作為兩個部門的上司、發展局局長黃偉綸昨天強調,政府「有立場」,認為配水庫值得保育,待古諮會評級後,才可研究如何保育,值得支持。但要防止各部門「亂來」,局方要規定清拆有一定年月的公共建築物,須制訂行動指引,加強官員的保育古蹟意識,並設審查程序,已大有必要。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