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停年宵谷旺花墟 決策好騎呢

  政府以抗疫為由,一聲令下,煞停維園等多個年宵市場,投得攤位的花農,未被諮詢,大批年花不知如何處置,一年來的栽種心血隨時白費,損失慘重,斥責政府不顧他們死活,也無可行的補助方案,慘變疫情受害者。其實,年宵市場在維園空曠球場舉行,只要減少花檔數目,拉遠每檔距離,嚴管人流,應可控制傳播風險,而政府「濫殺」維園花市,卻無視旺角花墟或會人山人海,決策邏輯值得商榷。

  前年發生反修例運動之後,政府規定維園年宵花市不准賣乾貨和飲食,已減少市民行花市意欲,人流大不如前。今年爆發疫情,政府更重手,忽然決定停辦所有年宵市場,令花農十分憤怒,因為一年來的心血,將付諸東流,血本無歸。最離譜的是,政府取消年宵,完全沒可行的補救方案,給人懶理花農損失的感覺。

  沒有維園年宵,市民也會去買年花,料旺角花墟等私營市場將人頭湧湧,不排除引發病毒交叉感染。政府一方面停辦年宵,卻不能阻止民間花市逼爆,非常諷刺,也反映當局決策前沒有通盤考慮,變成一得隨時有一失!

  其實,維園等年宵在空曠球場舉行,只要嚴限入場人流,規管每個花檔可容納客人數目,要求擴大社交距離,都可以控疫,風險甚或低過花墟。當局對此應重新考慮,收回成命。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