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花市可開 康文場地為何不可?

  政府一度決定停辦十五個年宵花市,其後轉軚,加強抗疫措施後,容許原址局部重開,這種出爾反爾施政,一石激起千層浪,除了多個受限聚令打擊的業界怨聲四起,要求照辦煮碗,局部重開之後,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亦發聲,批評政府防疫準則不一,要求重開部份康體及文化場地。政府不能裝聾扮啞,必須作出回應。

  年宵花市翻生,為何其他活動不可以在精準抗疫之後恢復?這是不少人心中的疑問,原因是政府政策講求邏輯,如果一方符合抗疫條件就可以推行,為何其他人依樣畫葫蘆又不可以?馬逢國的提議,具充份理據,先說演藝活動,觀眾入場前量體溫、必須戴口罩、座位分隔、不設中場酒會,又不會在場內走動,比起年宵花市的移動人流,更加安全。

  體育活動方面,不應一刀切禁止,如沒有身體接觸,如打網球、打乒乓、健身等,出現病毒交叉感染的機會不高。至於足球、籃球等,如果參與者願意戴上口罩,染疫風險亦可控。其實,運動播疫高危地是更衣室,只要做好清潔,限制使用,如不准洗澡,爆疫風險也大大減低。

  各界大聲疾呼,除了質疑政府政策混亂之外,也涉及多個行業的生計,在限聚、限業令下,大批員工手停口停,讓他們盡快局部復工,是一個重大民生問題,官員知道民間疾苦嗎?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