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外傭荒民生大事 須全盤紓解

  本報昨天獨家報道指出,近一年來平均每月約有一百名僱主投訴,家中的外傭表現差劣疑博炒,引起廣泛的關注,凸顯外傭持續供不應求,致令不少家庭飽受無良外傭的困擾。作為監管部門的勞工處回應傳媒查詢時,揭露有關問題比想像之中嚴重,原來涉及部份外傭中介公司從中教唆;換言之,外傭出盡法寶跳工,有幕後的推手,雙方從中瓜分得益,令人憤怒。政府不應視這個為單一的勞工問題,必須長遠緩解外傭荒的問題,才能從根本消除中介公司與外傭合謀的劣行。

  外傭扭計跳工一次,就獲舊僱主補一個月薪金兼回菲機票,由於長期工等人,外傭很快又搵到工,再博炒一次又可以再掠水一次,中介從中分享,十分和味,更有中介公司涉嫌以獎金利誘外傭不斷跳工,從中掠水。根據勞工處的統計數字,由今年一月至八月接到一百二十多宗投訴,涉中介公司教唆外傭跳工,已就每宗投訴展開調查,包括派人家訪,處方強調任何中介公司違反有關的實務守則,除了可以作出警告,勞工處處長會考慮撤銷牌照或拒絕續牌。然而,受害的僱主有增無減,但卻從未聽聞有中介公司受罰,對僱主極之不公平,也間接縱容不良中介公司與外傭一起橫行無忌。

  為了起阻嚇作用,勞工處在查明一些嚴重違反守則的個案後,必須高調執法並公佈懲處結果,以殺一儆百。除此以外,必須提出治本方法,制定一個中長期的政策,在疫情不知何時了的情況下,一方面開拓外傭來源,另一方面以加強照顧在家長者和幼小,作為一項新的紓解民困政策。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