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跨境童無堂上 問題要解決

  本港疫情放緩了一段日子,各界都要求港府與內地探討盡快通關,讓市民不要再困守香港,其中以商界與跨境家庭的呼聲最大,但有一群小童的需要卻鮮有人提及,他們對通關的需求也非常逼切。他們就是為數以百計的跨境學童,媽媽多是內地人,而父親在本港打工,由於疫情關係,不能天天跨境來港上學,部份學童已接近兩年留在內地,無法回港上實體課,求學艱難,急需特區政府出手協助,不致錯失寶貴的學習階段。

  疫下不少學校停課,本地學生改上網課,需要提高集中力,也要更大的自律性,已經不容易。對跨境學童而言,在內地住處需要加設電腦設備,跨境網絡接駁也涉較多收費,也沒有同學在附近可以伸出援手,學習比本港學生更具挑戰性。有立法會議員引述跨境學童個案,指有人近兩年沒有回港上實體課,即使大多數學校有限度恢復實體課,跨境學童礙於兩地的檢疫隔離政策,根本沒可能南下上課。

  這批小童正在錯失成長階段極其重要的求學光陰,將對成長造成影響,特區政府必須盡快給予協助,與深圳當局溝通,可否作出特別安排,讓他們在內地的港人子女學校插班,或作另類學習安排,如透過熟知內地的工聯會,安排人手介入,向學童提供貼心輔導,協助他們重返學習的正軌。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