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公佈「黑外傭」名單 阻嚇「跳工」劣行

  本報早前獨家報道不少外傭千方百計逼僱主辭退,不是一次,而是屢試不爽,不斷轉工,博收離職雜費,同時找願付更高薪的僱主。這種連環「跳工」劣行,令不少急需外傭的家庭飽受困擾,事件引起廣泛關注。入境處公佈,今年首十個月錄得超過四千四百宗懷疑外傭「跳工」個案,相關外傭被拒絕簽證申請有逾一千七百宗,分別是去年全年的二點五倍及五倍,反映「跳工」問題嚴重,必須嚴打,否則只會愈演愈烈。

  外傭扭計「跳工」,主要原因是外傭供不應求。疫情前,菲、印兩大傭工國已減少批准人力輸出;疫情後,外傭難以來港,人手更短缺。外傭多人爭,身價水漲船高,有家庭願出高薪,增加外傭轉工的誘因。過程之中,不排除有無良中介「教壞」外傭,教唆及協助她們轉工,從中多收中介費,結果不少僱主人財兩失,最後請得外傭的僱主,也要支付高於法定的工資水平。

  外傭欺僱主,連累僱主家中長幼乏人照顧,甚至窒礙僱主外出工作,是民生大問題。入境處強調,處方的特別職務隊會嚴密審視每一宗可疑「跳工」個案,加強調查。公眾期望加大力度打擊,對證據確鑿的個案,必須加快處理,拒絕外傭簽證申請,同時控告涉及違例教唆的中介公司,定期公佈,變相公開一份「黑名單」,以起殺一儆百的作用。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