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多解說補救 殺豬為保民

  漁護署以野豬入城傷人數字上升,展開搜捕和人道毀滅,原本有理有據,卻引起關注動物團體和部份市民反彈,究其原因,是在政策改變之前,透明度不足;加上事前不見評估民意,也沒準備做疏導和解釋工作,結果這為民之舉反而備受批評。署方須加快補救,讓市民了解「豬患」已經去到不能再拖的地步。

  漁護署由以往為野豬絕育,變成人道毀滅,公眾事前不覺有解說,令人有錯覺,以為政策突然改變。其後署方才急急公開更多資料,指絕育政策不奏效,加上野豬入城覓食情況普遍,牠們襲擊傷及途人的數字亦趨升,希望公眾了解。但解說遲了一步,部份市民的印象難以改變,產生了矛盾。昨天漁護署長進一步解畫,只會在市區六十黑點「殺豬」,希望取得平衡。

  漁護署要多行一步,公開更多統計數字,包括全港「豬口」分佈、各區野豬入城狀況、野豬傷人數字、市民餵飼遭檢控數字等等,目的是讓公眾一目了然,以數據說明野豬為患的實況,甚至一發生野豬傷人個案,不論是否嚴重,就要公佈,爭取市民支持新的人道毀滅政策,並非無差別地殺豬,也不會令野豬變瀕危物種,而是為了保護市民,也防野豬氾濫。市民須客觀分析,不要在發生野豬殺人事件之後,才悔不及早處理。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