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飄 - 見死不救 非醫者所為|社論

政府宣告七名私家醫生涉嫌濫發的「免針紙」在昨天失效,逾二萬多名領了相關「免針紙」的市民,當中有人為了不同原因而不願打針,以付費取得相關「免針紙」,這類人有可能違反防疫條例,不值得同情;但亦有理由相信,當中有部份人因身體問題,向相關的醫生尋求簽發「免針紙」,以維持日常生活和工作需要。後一類人士急需持續獲取「免針紙」,但在濫發「免針紙」事件曝光之後,有部份醫生成驚弓之鳥,不願為市民簽發「免針紙」,有病人組織不值這些醫生的行為,炮轟他們「見死不救」,所言甚是。
  作為醫生,就要以病人的福祉作為行醫的最大宗旨,只要按照醫生專行操守辦事,行得正企得正,又何懼政府部門審查!?

從濫發「免針紙」一事可見,一小撮醫生疑欠醫德,為錢而干擾整體的防疫措施,令人憤怒。但事件被揭之後,亦有部份醫生怕麻煩,對有真正需要「免針紙」的市民置之不理,實在令人質疑,部份醫生是否以專業操守作為行醫的準則,他們亦沒有盡天職服務社群,公眾必須發聲,要求他們改變態度,只要依照醫學辦事,沒理由不為有需要的市民發出「免針紙」,而當局亦沒理據挑剔。香港醫務委員會作為維持醫生專業操守的法定專業組織,必須向業界發出呼籲,以專業精神,為大眾服務,而不是只顧自己的利益。
李一飄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