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登食經——東京吃鯨魚

  世上很多民族都有吃鯨肉的傳統:從印第安人到愛斯基摩人、從北歐到冰島。鯨魚是世界上體積最大的動物,也是世界各地漁民最敬畏的對手。鯨魚是眾多獵物中最難捕獲的,雖然身軀龐大,卻能靈活的游弋於大海中,意味着漁民只可以駕着小船用魚叉捕捉。掙扎的鯨魚所翻起的波浪能夠弄翻小艇,故此古時捕獵鯨魚的漁夫都特別受尊敬。

  中國是多神信仰,崇拜自然萬物,例如樹老了,就化作樹神樹妖,魚長得大也化成魚神。嶺南人稱鯨魚為海鰍,即使鯨魚有着神的地位,仍逃不過廣東人的胃納。明朝《海槎餘錄》中記載了嶺南漁民在北部灣捕捉幼鯨,用藤製的繩索和鐵槍捕捉尚未開眼的小鯨魚,把捕獲的鯨魚拖到淺灘上,眾人合力切割其肉,至於廣東人怎麼煮鯨肉則沒有文字記載。

  日本一直有吃鯨魚的傳統,在和歌山縣太地町有捕鯨節。好奇心驅使下去東京新宿一家老式居酒屋吃鯨肉,晚飯時間店內客人幾乎全都是中年男性,店內掛着鯨魚鬚和陽具作裝飾,菜式和價格都寫在牆壁上。菜單上有不同部位的鯨魚肉,鯨魚刺身、炙烤和油炸,除了鯨肉外,還有燒鯖魚和炸牛蒡等下酒小菜。叫了一碟鯨肉刺身拼盤,有赤身、舌頭、魚皮、胸和脂肪等部位,鯨肉脂肪含量高,魚皮和胸的肉質彈牙卻帶點軟糯,赤身是肌肉部份,有點像牛肉,味道渾厚。

  在歐美人士眼中,吃鯨肉的罪孽不下於吃老虎或魚翅。不難理解老一輩日本人對鯨肉的執着:二戰以後,日本物資短缺,鯨肉是戰後二十年間日本人的主要蛋白質來源。今天,要求恢復商業捕鯨的人多是吃鯨肉長大的一代。

  儘管日本不顧國際社會反對於七月在南極重商業捕鯨,實情是近年日本的鯨肉消耗量不斷下降,吃鯨肉也成了瀕臨絕種的飲食文化。最重要的問題是:如何在文化與環保之間取得平衡。

劉晉


hd